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 剑主苍穹第二十七章 神鉴术

剑主苍穹 第二十七章 神鉴术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武圣。

    或许在身体素质上宗师和武圣属于半斤八两,两者都触摸到人体极限。

    但武圣已掌握了拳术意志,精神入微,能完美掌控自身的每一分力量,且拳意通神,每一击中皆将蕴含意志压迫、精神冲击,这等完全非常人所能掌握的手段直接拉开了武圣和武道宗师间的距离,更让武圣踏入超凡入圣之始,隐隐具备种种常人无法想象的威能。

    尤其是对上尚未开始炼气化神的武术大师,武圣拳术当中蕴含的武道意志往往能够撼动灵魂,使得武术大师心神被慑气势被夺,不由自主心生惊骇,严重者精神恍惚,轻微者亦是斗志全无,一身修为发挥不出六成,自是被武圣强者摧枯拉朽一举击溃。

    轩辕冷惊恐骇然的声音吼出,让两位幸存的武术大师心头剧震,再加上王城先前表现出来摧枯拉朽击毙两大宗师、两位武术大师的手段实在太过凶悍,一时间,两位武术大师顿时意志崩溃,转身便逃。

    “逃?”

    王城神色漠然。

    速度是他的短板,但,武术大师也想从一位武圣手上逃走!?

    伴随着王城的拳术猛然一转,恐怖的凶煞之气再度自他身上全面爆发,逃亡当中的两位武术大师直感觉自己被死亡之神目光钉中,浑身上下不寒而栗,惊吓得几乎神智失常。

    而在这刹那,王城的身形轰然而至,两记普普通通的北斗拳术,已将二人一举击毙,身形夹杂着前冲之势往轩辕冷扑去。

    实际上轩辕冷在不可遏止的喊出王城乃是一尊武圣时心中已经后悔,若他不道明王城的修为,两位武术大师不会心神恐惧,全神戒备下王城想要以单纯的气势、武道意志震慑两人的心志尚有些麻烦,亦是无法轻而易举将两人击杀,可随着他一声吼出,两人心中恐惧之念大盛,直接被王城的意志震慑了心神,犹如那些溃败的士兵,在全副武装的精锐骑士面前自是待宰的羔羊。

    “撤!我们撤!”

    轩辕冷顾不得其他,口中大喊一声,身形直接出现在了少殿主唐紫墨身前:“少殿主,我们走!”

    唐紫墨死死的盯着王城,眼中充满着无尽的怨恨和不甘。

    “玄天湛!”

    可她心里明白,王城乃是一位真正武圣,一位真正的武圣比那些巅峰宗师可怕数倍,现在退去还能保存一些元气,可一旦她再要顽抗下去最终只会全军覆没。

    “玄天湛,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

    随着轩辕冷飞速退去的唐紫墨口中大吼,浑然不复先前的冷若冰霜。

    “是么,那告诉我血龙殿的位置,我自己送上门去。”

    王城道。

    “好好好,玄天湛,你……”

    看到王城如此猖狂,唐紫墨怒极而笑,正要开口,却被轩辕冷厉声打断:“住口!少殿主,你想破坏殿主的计划吗,走!”

    说罢根本不给她再留下任何线索的机会,拉着她,直接飞奔离去。

    王城追击一番,却是自知速度上逊色于唐紫墨、轩辕冷半筹,身形缓缓的停顿了下来。

    至于四周那些一流好手,他也懒得去收拾。

    这些人在寻常武者眼中,一个个自是享有盛名,在一些小家族当中,更是第一强者、太上长老,哪怕放到地级市中,也能轻而易举成为一方地下霸主,统率一地黑帮,但对王城而言,不过乌合之众罢了。

    “多谢北月剑神出手相助……”

    看到血龙殿众人一一退去,江道圣才连忙拱了拱手,想要道谢,可他话不曾说完,脸色却再度一阵潮红,一口鲜血喷吐而出,身形摇晃,竟是再站不稳一把做到在地,神情虚弱至极。

    江道圣尽管号称中央王,乃赫赫有名的巅峰宗师,位列武圣不过相差半步,可他的对手轩辕冷本身不逊色于他多少,再有唐紫墨、韩飞、黄钟三位宗师从旁辅助,以一敌四他能够坚持到此刻不败,已然可以证明他中央王的强大。

    “师傅!”

    轩辕月山看到这一幕顿时大吃一惊,第一时间出现在江道圣身侧,同时连忙将一枚丹药拿出,协助江道圣服下。

    在江道圣吞服丹药时,轩辕月山亦是一脸戒备的看着王城。

    北月剑神……

    当年这个名号代表的可不是什么正义侠士。

    眼下师傅重创,他一人根本无力对抗这位当年赫赫有名,而现今更是登临巅峰的武圣强者,天知道他会不会如血龙殿众人一般,直接出手抢夺师傅身上的星河令。

    “月山,退下。”

    江道圣调息了片刻,稍微缓了一口气,对着轩辕月山斥喝了一声,而后他直接从身上掏出一个木盒,将木盒放到身前,道:“感谢北月剑神出手相助,这枚星河令,就算我江道圣对您的谢礼。”

    “师傅……”

    轩辕月山惊呼了一声,不过联想到王城的强悍,自己两人的性命可谓都在对方手上捏着,送出了星河令,却保全性命,反而是明智之举。

    王城看着江道圣身前那个木盒,却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前打开,只是道了一声:“我说过,我此番前来,只杀人,不夺令。”

    “只杀人,不夺令?”

    轩辕月山微微一怔,脸上有些难以置信。

    这可是一枚星河令啊……

    而江道圣则是猛然联想到了什么,王城身上十有八九已经有了一枚星河令,武圣强者霸占一枚星河令不会有人说什么,可一人若是持有星河令两枚……绝对会引发众怒,最终导致诸多强者群起而攻之……

    江道圣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不是什么不识好歹之人,连忙拱手道谢:“北月剑神高义,阁下虽然用不上这一枚星河令了,但你对我江道圣的救命之恩,我江道圣却不得不报,我当年机缘巧合下得到两门秘术,一门为我江家传承的王者剑术,一门为神鉴之法,事后愿赠予阁下,还望阁下接纳。”

    “王者剑术,八门神级剑术之一,我如雷贯耳。”

    至于神鉴术,王城并未听说过。

    “且不说我对你们二人的救命之恩,星河令我随时可以拿走,这等至宝眼下我交由你们你们若是不付出任何代价自然说不过去,这两门秘术我收了,此外,你是武术协会副会长,血龙殿的行踪你多加留意,有了他们的具体位置传讯与我。”

    看到王城愿收下这两门秘术,江道圣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如此这段因果算是了结了。

    至于王城后面一段话,江道圣自是欣然应允:“请阁下放心,即便没有北月剑神你开口,接下来我也必然详细调查血龙殿的来龙去脉,务必将这些害群之马自黑暗中揪出,眼下北月剑神愿意出手替天行道匡扶正道,我江道圣在此先代武术协会,代诸多守序阵营的武者感谢北月剑神的仗义。”

    “不用给我戴高帽子,他们想杀我,我杀他们,便是如此简单,日后武术协会若和我为敌,我王城亦不会心慈手软。”

    王城说着,看了江道圣一眼:“两门秘术发我电子邮箱,告辞。”

    言罢,直接转身离去。

    “我一返回,必第一时间将这两门秘术传给阁下。”

    江道圣慎重道。

    王城没有再逗留,这种事,他相信江道圣不敢耍什么花样,为了两门秘术忘恩负义不说还得罪一位武圣,便是武圣江川都不会去做这种损人不利己之事。

    ……

    “师傅,我们真的要将王者剑术给他?”

    轩辕月山有些迟疑的问道。

    “王者剑术?算得了什么,王者剑术在凡俗世界或许称得上神级剑术,可在昆吾奇境当中,这等剑术未必算得上高明,我们江家当年也只是机缘巧合自昆吾奇境大人物泰羲的墓穴当中得到了这些传承,而那位泰羲阁下,自称在昆吾奇境当中,亦是修为平平。”

    “修为平平?昆吾奇境当中一位修为平平的修士拿出来的秘术在我们凡俗世界却被奉为无上剑术……”

    轩辕月山语气当中有些苦涩。

    “昆吾奇境当中的精彩不是我们凡人的眼界所能想像得到,就好像坐在井底的青蛙永远无法用匮乏的语言去描述天空的浩瀚,星河令,乃是踏入昆吾奇境当中的无上契机,相较于一枚星河令,区区王者剑术算得了什么?即便让我让出武术协会副会长的身份,散尽亿万家财我也心甘情愿。”

    江道圣说着,眼中充满了对昆吾奇境的神往。

    “昆吾奇境啊……”

    轩辕月山亦是受到了江道圣神色的感染,对昆吾奇境视为神域。

    不过,星河令之争一届比一届残酷,等到下一届只剩下六枚星河令,她想要夺得一枚星河令入昆吾奇境,除非突破到武圣……

    “能入昆吾奇境者,唯有师傅和会长,以及玄天湛这等惊才绝艳的人物才行……我是没有希望了……”

    “我们已经将两枚星河令揽入其手,只要保住这两枚星河令,入昆吾奇境应该不难了,但玄天湛么……那可未必了。”

    “未必?”

    轩辕月山微微一怔:“北月剑神玄天湛至今不过二十五岁吧,年纪轻轻成就武圣,这等天赋若不能入昆吾奇境,还有谁有资格?”

    “年纪轻轻位列武圣?那又如何!昆吾奇境当中的大人物掌握的手段、神术,远远不是你所能想象的,他们修行的秘法,需引动我们脚下,我们头顶苍穹的日月星辰之力,那种力量,想想便知是何其浩瀚,在那种伟岸的力量面前,所谓武圣算得了什么?而想要掌握那种力量,需要天赋,一种被自古以来被称为‘星源’、‘仙根’、‘神性’的天赋,很可惜……”

    说到这,江道圣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北月剑神玄天湛……他没有。”

    “没有?北月剑神玄天湛没有这种天赋?”

    轩辕月山显然第一次听得这种秘闻。

    “不错。”

    江道圣脑海当中回想着六年前的画面:“当年我尽管并未在现场,可通过不少故人字里行间的描述却也能够总结出来,玄天湛便是因为少了这种天赋,明明手上拥有星河令,却被人昆吾奇境当中一位大人物强行夺取,赠予了一个叫叶素衣的女子……”

    “星河令……那些昆吾奇境的大人物还能强行夺取?”

    轩辕月山不禁微微一怔。

    “普通人自然不行,但当时出手的白道生本身乃一位出身大势力的天才人物,而玄天湛呢?一个‘星源’天赋寥寥无几的凡人罢了,即便那些规则的制订者也不会为了一个没有希望踏入那片璀璨世界的凡人而得罪这样一个潜力无限的天才。”

    “以‘星源’天赋论高低……这,未免太不公平了……那我们打生打死,一旦没有‘星源’天赋,岂不是白白忙活了一场……”

    “公平?天下间就没有真正的公平,这个规则对有武者天赋的人不公平,可对那些拥有‘星源’天赋的人呢?万一对方‘星源’天赋卓绝,却因武者修为平平,得不到星河令,从而和那片璀璨世界失之交臂,他们又该和谁去要公平?”

    “叶素衣‘星源’天赋卓绝?”

    轩辕月山仿佛想到了什么。

    “这……倒也不是。”

    江道圣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顾老在我们夏禹国有着无与伦比的崇高的威望,除了其本身武圣境的实力以外,还因为他当年去过昆吾奇境,并且掌握着探测‘星源’的秘法,那些有资格争夺星河令的大势力一般会先让门中优秀弟子前去探查一番本身的‘星源’天赋,等到昆吾奇境真正开启时,一般会将势力中‘星源’天赋最佳者送去,玄天湛横空出世,四年时间纵横天下,可终究是野路子出身,不明白其中行行道道,才会闹出这些笑话,最终险些被白道生一掌拍死……”

    说到这,他还感到有些奇怪:“记得当时传闻,玄天湛确实已被杀死……不知这玄天湛用何等方法竟骗过了昆吾奇境的大人物。”

    轩辕月山没有说话。

    无论如何,北月剑神玄天湛的事都是一个悲剧。

    不止玄天湛,即便他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星河令?星河之争?

    实际上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或者说,属于昆吾奇境那些大人物手中的一个游戏,而他们这些为了所谓星河令打死打生的武者,都犹如那些表演的小丑……

    这就是凡人的悲哀。

    ……

    107国道。

    王城沿着马路缓缓前行着,脑海当中回想着刚才那场不对称的战斗。

    速度,这一直是他的短板。

    北月剑神时期如此,现在,同样如此。

    他明白这一点,但,他无力去改变什么。

    他能够在短短四年的时间里从一个武者一重的武术爱好者,成为纵横天下所向无敌的北月剑神,靠着的并非什么卓绝的修炼天赋,亦没有获得什么巅峰极致的传承,他所倚仗的,唯有那种特殊能力……

    只要能越级击杀对手,便可获得技能点,甚至属性点的特殊异能。

    撇开这种能力不说,他“星源”天赋评价3,距离及格线6还少了3点。

    武术天赋……

    他只记得和他同期练武的小伙伴们,用了三年时间成为一重武者,最快者只有九个月,而他……用了四年……

    上天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必然为你打开一扇窗。

    但很可惜,王城的门是关着的,窗……同样关闭紧锁。

    他的一生就应该这么简简单单、平平凡凡的渡过,直至百年后化为黄土,不甘平凡踏入武者世界,想要踏入昆吾密境,似乎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一个只会让他撞的遍体鳞伤、头破血流的错误。

    “技能点、属性点……当年,我打算在武者五重时逗留三年,积累十个以上属性点,好让我在提升到武者六重后马上具备越级挑战更强强者的能力,再靠着这种能力强行踏破人体极限,超凡入圣,但……昆吾奇境白道生的一击却让我不得不将4个属性点加在体质上,使得我虽突破到了武圣层次,却犹如畸形,计划更是变得一片混乱……”

    王城脑海当中整理着思绪。

    夏禹国武圣寥寥,王城想要不断通过以宗师修为越级战败武圣,积累十个以上属性点,不得不去强者如云的昆吾奇境,所以他才会争夺星河令……

    可就是这枚星河令使得他在积累不够的情况下,被白道生迫使晋升武者六重,而且还是十分畸形的武者六重——远超寻常武圣的体质,远逊寻常武圣的敏捷。

    这种弊端显著的修为,他想要越级挑战武圣之上的强者按照原计划积累属性点、技能点,不啻于痴人说梦。

    “必须得前往昆吾奇境,了解武圣之上的强者有何种手段,然后在武圣阶段中不断积累、积累、再积累,直至有朝一日我能越级打败武圣之上的强者,重新获得技能点、属性点……当我重新具备越级击杀武圣之上强者的修为之日,便是我一飞冲天之时。”

    王城思维无比的清晰。

    待在凡人国度,莫说了解武圣之上的强者、掌握越级杀敌的手段了,即便武圣……整个夏禹国也只有寥寥数人,而以他的天赋,靠着自己的修行成就巅峰武圣,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六十年怕都不够。

    入昆吾奇境借助特殊能力重临巅峰,是他唯一的出路。

    分神中,一辆空的士从前方行驶而来,王城拦下了车。

    “嗨,哥们,去哪?”

    上了车,前方传来司机的声音。

    “车站……”

    王城正要说出这个名字,可片刻,却是微微一怔。

    去了车站如何?

    乘车前往格林行省,返回秦家别墅么?

    但……

    “哪个车站?高铁站还是汽车站?”

    前座传来了司机细致的追问。

    王城沉默了片刻,道了声:“去靠近车站的一个酒店吧。”

    “好嘞。”

    司机应诺了一声,载着王城朝城中而去。

    不到片刻,车辆前行了二十公里,来到了南丰县。

    南丰县虽然只是一个县,可由于相距首都玉京市不远,交通、经济颇为发达,明明只是县的行政级别,可却比格林行省、南阳行省、川河行省等地方的地级市规模还要大上一分。

    的士载着王城来到一家三星级酒店,待得王城开好房间时,手机上传来提示,有新的邮件。

    王城在房间看了一眼,并未找到配套的电脑,只得下了楼,朝着记忆中不远处的一个络会所而去,在那里开了一张临时卡,忍受着10元一小时的高昂天价费,打开了自己的电子邮箱。

    邮箱当中赫然是一页页的图文资料。

    “王者剑术。”

    王城盯着资料仔细看着,想要将其记下来,只是当他翻了翻足足二十三页书文后,却是放弃了将其记入脑海的想法。

    他的精神达到8,记忆力超过常人,可要说一口气记下二十三页的图文资料还是力有不逮。

    况且,除了王者剑术以外,另一门他不曾听说过的神鉴术同样有十四页。

    “应该提前买个盘才是。”

    王城看了片刻,只得将手机拿出来,对着打开的图文资料一张张的照过去。

    王者剑术乃是赫赫有名的神级秘术,和游龙剑术、月舞术、大盘星罗拳、摧心手、上古龙拳、虚空崩拳、分光化影剑术并称为八大至强秘术,每一门的品级都超过了凡品,资料上关于王者剑术的记载自是精妙绝伦。

    如果不是王城眼下有了养剑术,需淬养剑气、剑意,怕是都要忍不住拔剑出鞘,修习一番。

    不过,当他照到神鉴术时,却是猛然眼前一亮。

    “这居然是一门以精神为根基催动的精神鉴定之法,既可鉴物,亦可鉴人……”

    看着这门秘术的描述,王城顿时集中了精神,一页页仔细观看下去,很快已经被这门神鉴术上天马行空般的创造理念所吸引。

    神鉴术,通过散发出来的精神波动、能量波动、精神和肉身的契合度、精神和天地星辰的共鸣来判断一个修行者的强弱等级,修至精深,不止能够感应到对方的详细修为等级,更能判断出对方的擅长的方向、体内星力的具体数值,而若是将此神鉴术炼至大成,俨然能够根据对方星力波动、精神波动、气血运转来推演他所修行的功法……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若是真能将这门秘术修行大乘,敌人身上的诸多秘密一眼窥破,这对我往后想要以弱击强,越级挑战而言,有着难以估量的好处……”

    王城顿时明白了这一门神鉴术的重要性。

    当年的他出道不久,不识好歹前去挑衅成名多年的武术大师左秋宇,结果不想对方真正修为已至武道宗师之境,结果狼狈败退,好在左秋宇乃正道宗师,气度不凡,王城当年虽狂妄自大、桀骜不驯,可左秋宇宗师却只是将他击败,并未斩尽杀绝,不然未来怕是已经没有北月剑神的名号了。

    越级挑战,本是生死一线,最怕遇上那种隐藏真正修为的强者。

    就价值而言,神鉴术对他的帮助远在神品剑术王者剑术之上。

    ————————

    (新的技能需要推荐票刷经验,这个技能能够和推荐榜、人气榜一般迅速的升级升上去么。)
-------------
剑主苍穹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