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5 无尽旅途第五章 矛盾

无尽旅途 第五章 矛盾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房间里一片凝重,玛蒂尔达脸色苍白,身体还有些发抖,张皓轩之前那番发泄式大吼毫无疑问将她吓坏了。

    但片刻之后,她还是来到他身边,靠着坐了下来,坐到了地上,抓住了他的胳膊:“张……”

    少女深深吸了口气,眼睛带着坚定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你现在救了我……”。

    是的,他救了她,无论他吼出来的那些话意味着什么,他救了她是个事实。

    玛蒂尔达很聪明,否则不会在出电梯后马上发现出问题,还能第一时间控制住自己情绪,没有做出什么让人怀疑的举动。

    但她同时也有些死心眼,当然,也可以说有些缺乏经验,她虽然被张皓轩吓到了,却对他所说的那些并没有直观的认识。而且他从没有对她表现出过恶意,相反,他给了她为数不多的温暖和关注。

    即使只有那么一丝,那直指内心的话语已经足够让少女感动,所以从他抓住她的头发往回拉的那一刻开始,彼此就已经联系在了一起。

    “不,玛蒂……”张皓轩躲了一下,依然深埋脑袋,“请你,在我伤害你之前,离开我。”

    “听我说,张,你只是……需要有个倾听者,我明白那种感觉……”她靠在他身上,低声的说道,“那种无助的感觉,那种……孤独的感觉。没人听你说话,没人记得你,没人……在乎你,无论你做了什么……”

    她的确知道,她对那种孤寂的感觉再熟悉不过了,尤其还是……如此的凝重,这一刻她只想安慰他,仅此而已。

    这充满真心实意的话仿佛带着魔力,让房间里的氛围开始有所缓和,只是张皓轩还是将脑袋埋着不肯抬起。

    “如果你希望我离开,”玛蒂尔达看着张皓轩,贝齿在嘴唇上轻轻划了下,“那么这样吧,你教我做杀手,等你教会我了,我可以一个人报仇了,我就离开,好不好?”

    ------

    “好了,现在要怎么做?”亚裔男子拍了拍沾满鲜血的双手,用轻松的语气问着身边的光头男人。

    地板上,年轻的金发女郎睁着瞳孔已经放大的眼睛,肚子被深深剖开,满地都是血。

    光头男人没有回答,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似乎非常的好奇。

    “你打算这么一直看下去?”亚裔男子不满的问道。

    “我有那个打算。”光头男人微微一笑,“你让我感到好奇,你有一些非凡的力量,你可以做很多事情,伟大的,惊人的事情,却偏偏跑来帮我做一些……微不足道的犯罪。”

    “我说过,你大可以看做是上帝让我来帮你的。”亚裔男子耸了耸肩。

    “不不不,”光头男人竖起同样沾满血迹的手指摇了摇,“你不是,你只是……一个找到不到方向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可怜虫!”

    亚裔男子眯起眼睛:“如果你想激怒我的话,那么你做到了。”

    “当我们在布置贪婪的时候,你曾说,无论对那些人付出多少,他们都不懂得回报。”光头男人微笑着说道,看上去很平淡很宁静,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同时又给以人一种洞悉一切的感觉。

    “而在那之前,布置暴食的时候,你却给了那个人轻蔑而又同情的目光。接下来,懒惰的时候,你流露出羡慕的神色;**的时候,你说她只是个可怜虫;而骄傲,你故意冷笑,眼中却带着理解。”光头男人娓娓道来,亚裔男子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细缝。

    “再加上一系列的细节,我可以确定,你要么父母早亡,要么是被遗弃的孤儿,你渴望被人们认可,渴望被人们需要。可惜你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换来人们注视的目光,你曾自暴自弃,但又不甘心这样过一辈子,于是……当你有这些非凡的力量后,你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加瞩目,于是你用不知名的方法找到了我。”他这么说道。

    “不错的故事,约翰,”亚裔男子冷笑了声,“不愧是记者,再编一些出来让我开开眼界怎么样?”

    “当然,这些推断肯定有所疏漏,”光头男子不为所动,始终是那副平静的模样,“我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我不可能知道每一个细节,不过……”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开始慢慢在血泊中围着他打起转来:“有些事情是可以肯定的,比如,即使你有了非凡的力量,你依然得不到想要的,人们不会爱你只会怕你,你无法在他们心中留下任何痕迹!”

    亚裔男子的嘴角开始微微抽搐起来,而光头男人还在继续:“你应该也清楚这点,可你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只能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在杀戮中发泄自己的不满。是的,我很卑微,但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也许人们会误解我,也许很快就会遗忘我,但没关系,我有我的理想,我愿意为此献出自己的生命。”

    看着他抽搐得越来越厉害得嘴角,光头男人靠近了他的耳朵:“而你,永远得不到解脱,永远都要面对无法逃避的黑暗,永远不会有人接近你,永远都是一只——可怜虫!”

    噗嗤!在咯咯的磨牙声中,光头男人的话戛然而止,一只手已经从他的胸膛穿了过去。

    “我说中了,不是吗?”即使如此,即使面对那狂乱的眼睛,一口一口吐着血的光头男人,依然保持着微笑,就像殉教的圣徒。

    与此同时,外面警笛大作,然后警察破门而入:“不许动,警察!”

    最先冲进来的那个年轻警察,看到地上的女人后目眦尽裂:“翠茜!”

    他怒吼一声,随即往还站在中央的亚裔男子扑了过去,然而还没到面前,就被丢下光头男人尸体的亚裔男子一把抓住脖子提了起来。

    “你将自己送上了嫉妒的祭坛,然后把愤怒留给我,而不是原定计划的他。”在一片“放下他”的声音,控制住了情绪,但表情越发吓人,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乱窜着,随时可能爆开的亚裔男子如此说道。

    虽然他的眼睛是看着捏在手中的,正在挣扎的年轻警察,但这些话毫无疑问是对脚下的尸体说的。

    “你以为这样就能让你的七宗罪完成?未免太小看我了!”亚裔男子的咧嘴一笑,带着说不出的暴虐,“既然你要愤怒,那我就给你愤怒!”

    说完手上一用劲,就将年轻警察扭断,跟着往地上一扔,和他妻子的尸体扔到一起,在一片“开火”的惊慌声中,猛的往警察队伍中冲了过去。

    惊呼声、惨叫声、爆炸声,还有轰隆隆的雷声,混杂在一起远远传开。

    滂沱大雨落了下来,即使如此,既然冲刷不掉街道上那浓郁的血迹,在破烂的还在燃烧的车辆中,至少摆着着五十具.a.t小队的尸体。

    那恶魔一般的男人,站在正中央,迎着雨水仰首看着天空,眼神孤寂而空洞。

    ------

    “从这里伸进去,然后轻轻刷上四五下就行了,太多的话会起到反效果,但是要注意手法,一定要刷干净,最开始的时候可以刷慢点。”坐在桌子旁边,张皓轩拿着左轮的轮盘和清洁毛刷,对玛蒂尔达这么说道。

    少女连连点头,她听得非常认真,接过整支左轮后很快就能拆开并进行清洁和保养,而张皓轩就在一旁仔细看着。

    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了两天,自从他暴怒的发泄,又被少女安慰过后,两人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那天的事情在换了住处后——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只能换地方了——被刻意遗忘,张皓轩没有提,少女也没有说,但他拿了些枪械出来开始教起她如何保养,同时让她锻炼起身体。

    “至少你要跑得很快,这样危险来临的时候,才能提高保命的几率。”他是这么说道。

    “可是,张,”做完仰卧起坐的玛蒂尔达歪着脑袋,“做这个就能让人跑得快吗?”

    她那副认真的模样让张皓轩楞了下,半晌才干咳了声:“你先做就是了。”

    然后不等她说话就进了浴室,到盥洗池前鞠了一捧水浇在脸上,似乎还能听见外面传来的轻笑,然后他深深叹了口气。

    真是愚蠢,你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你经历了那么多的世界,你已经是铁石心肠,却依然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动摇、犹豫不决,那么尝到苦果也是咎由自取!心里的声音又冒了出来,让他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双拳。

    杀了她,或者杀了斯坦利和里昂,离开这个世界,永远不要再回来,这是你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那个声音继续说道,冷冰冰的说道。就算你下不了手,直接离开这个世界也可以,再拖下去,你只会再次发疯。

    他咬住了牙根,却无法否认,他知道,自己的理智是正确的,无论自己做了什么都毫无意义,立即抽身是正确的,但是……仅仅只是几天而已。

    良久之后,张皓轩终于从浴室里出来了,而少女还在一边一边的将左轮拆开再装上,拆开再装上。她的神情很专注,动作也很认真,一丝不苟的做着,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是他的要求。

    “中午想吃什么。”他这么问道。

    “什么都可以。”玛蒂尔达抬起头来给了他一个微笑。
-------------
无尽旅途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