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3 夜天子第32章 铁证如山

夜天子 第32章 铁证如山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孟府门子拦在门口,又惊又怒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这是县丞家,你们也敢搜!”

    “搜的就是县丞家,给我滚开!”

    苏循天恶狠狠地推开孟府门子,把手一挥,大喝道:“搜!”

    马辉、许浩然等经验丰富、办案老到的巡捕立即冲进孟府,登时把个孟府翻了个底朝天。

    苏循天先前炮制的所谓证据是假的,唬弄一下睁只眼闭只眼的花知县还行,真用来扳倒一位八品官却是远远不够的,或者说,是经不起推敲的,他们需要真正的证据,真正的大罪的证据。

    为了能够拿到真正有力的证据,周班头带伤赶来,亲自指挥搜查,并且调来了全部经验老到的捕快,虽然因为葫县官衙过于弱势的原因,这些捕快整天浑浑噩噩地度日,可是他们祖传的手艺却没有搁下,凭着他们老辣的眼光,孟家如果真有什么秘密的话,即便藏的再隐秘,也能被他们搜出来。

    为了以防万一,苏循天还按照叶小天的嘱咐准备了几样假证据,如果实在什么也搜不到,那就只好栽赃陷害了,这种事儿苏班头是很喜欢干的。

    书房里面,马辉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奈何一个大字也不认识,最后把大手一挥,吩咐道:“不管墙上挂的桌上铺的还是架子里搁的,但凡上面有字的,不管是纸张还是瓷器陶器铜器铁器,统统搬回县衙,请典史大人验看!”

    孟县丞有一位老妻,另有四房小妾,除了妻子住处还算素雅,四个妾室的住处都是金碧辉煌,各种器皿、字画、珠玉、古董琳琅满目。许浩然看着这些东西,冷笑道:“一个月五石米的官,攒得下这份家当?定是贪污索贿而来,统统搬到县衙,请典史大人过目!”

    苏循天跑到孟家后先去上了个茅房,他从茅房出来,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小声对一个捕快道:“找到孟家的地窖没有?赶紧去找,找到了还得伪装成淫窝呢。”

    苏循天说着一抬头,恰好看见许浩然指挥皂隶从孟县丞几房妻妾房里往外搬东西,孟县丞的四房姨太太和十几个通房大丫头都站在院子里,有的神色凄惶,有的哭天抹泪。

    苏循天登时双眼一亮,大声道:“孟庆唯什么时候纳了这么多妾室,我怎么不知道?你看看,这么多花不溜丢的大姑娘,难说里边就没有被他强抢来的民女,统统押回县衙,由本都头一一审问!”

    这时,一个捕快跑过来,兴奋地对苏循天道:“苏班头,找到地窖了。”

    苏循天大喜,道:“走,去看看!”临走他还没忘了叮嘱另一个捕快:“这些女人,统统押回县衙去,一个都不能少!”

    苏循天兴冲冲地跑到孟家后院,捕快们聚集在后花园最尽头的一块草地上,刚刚撬开一个地窖入口,又顺了把梯子进去,有人往里探头瞧瞧,见地窖很宽敞,里边阴沉沉黑洞洞的没有半点光亮,便叫人取来一支火把,正要进去探看。

    “我来,我来!”

    苏循天赶紧招呼一声,抢过火把,顺着梯子率先爬了下去。

    “啊!这么大的地窖,难道是为了储放秋菜?不可能嘛,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苏循天举着火把左照右照,总觉得这黑洞洞的地窖不像是寻常地窖。等到另外几个捕快下来,他便壮起胆子往前摸去。

    “哎哟,这儿有几个桶!”

    苏循天拍了拍放在旁边的一只木桶,听着闷闷的声音,兴奋地道:“这桶不是空的,里边有问题,一定有问题,快打开!”

    苏循天用手一扣桶盖儿,没打开,便唤来一个捕快,叫那捕快给他拿着火把,他则抽出腰刀,用刀尖用力撬起来,苏循天撬了几下,等那桶盖松动了,便还刀入鞘,把桶盖打开,伸手往里一摸,但觉软软的又是纸又是棉的,似乎下边掩盖着什么东西。

    苏循天把那棉花和纸张随手扒开,见下面乌漆抹黑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像是一些黑色的粉末,他从旁边那捕快手里夺过火把,仔细照了照,纳罕地抓起一把,摊开在手上,在火光下仔细端详:“咦?这是什么玩意儿,难道是炭粉?”

    “嗷!”

    旁边那个捕快突然发出一声藏獒似的大叫,把苏循天吓得一哆嗦,手里的黑炭粉撒了一地,苏循天恼火地骂道:“你要疯啊?叫什么叫,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他一边恼怒地斥骂,一边挥舞着手里的火把,舞得那火苗子呼呼直响,那个捕快只吓得魂飞魄散,一边连滚带爬地往外跑,一边回头大叫:“班头,火药!火药!那是火药!”

    苏循天纳闷地举着火把,看着那个已然逃得不见踪影的捕快方向,莫名其妙地自语道:“啥药?莫非孟庆唯在倒药?倒卖药材……这个罪名好象不足以扳倒他呀……啊?啊、啊、啊~~~~”

    苏循天突然反应过来,脊背一挺,尖声大叫,一连叫了几声,随即撒腿就跑。苏循天跑到地窖口都不用手扶,一只手举着火把,迈开两条腿就顺着梯子跑了上去,其行也速,其动也敏,当真令人叹为观止。

    苏循天沿着梯子跑出地窖,停都未停,就脚不沾地的继续往前跑去,差点儿一头撞进另一个人的怀里。那人正是扶拐而来的周班头,两个衙役赶紧扶住后仰的周班头,周班头看着面如土色的苏循天,不悦地道:“苏班头,何故惊慌?”

    苏循天指指后边,又举举火把,语无伦次地道:“你你你,我我我,小心点儿,差点儿点着了,火!火火火火火……”

    周班头不耐烦地道:“火火火火火,火什么呀?”

    苏循天用力一跺脚,才克服了自己一紧张就结巴的毛病:“火药!”

    ※※※※※※※※※※※※※※※※※※※※※※※

    大明帝国禁止外运的主要物资包括盐、铁、火药和茶,此外就是铜钱。针对不同的国家,这些严控的物资又略有区别,比如说北方国家,盐和茶就是严控的物资,可是对于南方沿海国家,禁盐就没什么作用了,因此南方边隘就绝对不会查这些东西。

    但是有一样东西,是大明对不管什么国家都要严格控制的,那就是火药。这种物资属于军用物资,不管是私下购买、屯积还是运输,抓到了都是大罪,而孟县丞家后花院尽头深深的地窖里,竟然屯积了十几桶火药。

    地窖里储藏了大量火药,当然不可能再成为孟庆唯的淫窟了,谁会选择这种地方鬼混?除非他想在飘飘欲仙中真的飞仙。所以,苏循天的栽赃很容易就被戳穿了,但是……现在还有谁在乎呢?

    不管孟庆唯屯积火药是为了高价卖给山地部落,还是通过驿路经云南运往南方诸国,这都是不折不扣的大罪,铁证如山,他倒定了!

    孟县丞被抓,而且是被他的下属,铁项典史下令抓捕,随后从他家里搜出了如山铁证,这个消息迅速轰动了全城,每个人都在兴高采烈地谈论这件事,谈到叶小天时,没有不竖大拇哥的。

    安南天就竖着大拇哥,赞不绝口:“好小子,有一套!敢对顶头上司下手的,世间能有几人?你要知道,没有一个上司不忌讳扳倒过上司的人,这位艾典史的仕途,从此坎坷了,可他依旧义无反顾,这就是他了不起的地方。”

    展凝儿撇撇嘴,道:“这么了不起,当日在黄大仙岭上还不是望风而逃?”

    安南天摇头道:“此言差矣,孰不闻好男不和女斗?”

    展凝儿俏眼一瞪,娇叱道:“你说什么?”

    安南天赶紧道:“啊!我是说,事事都争,那不是好汉,而是愣头青,或者说是贪得无厌。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才是大丈夫。”

    展凝儿“嗤”地一声笑了,讥诮地道:“大丈夫?得知中了我的蛊毒,他还不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安南天摸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是啊!从我当日公堂之上仔细观察的心得,这可非常不合乎此人的性格。除非……”

    展凝儿道:“除非什么?”

    安南天道:“除非,他已经猜到你在吓唬他!”

    展凝儿一怔:“他能有这么聪明?”

    安南天道:“难道你认为他很蠢?”

    展凝儿想了想,没有再说话。安南天知道沉默对这个一向喜欢要强的表妹来说,其实就是认同了他的看法。安南天笑了笑,又道:“这个人,我想提醒太公注意一下。”

    展凝儿乜着他道:“这样一个小人物,能入得了外公的法眼?”

    安南天道:“每一个大人物,都是从小人物开始的,哪怕是如你我一般出身。葫县,虽然已被我们视为遗弃之地,但是这块土地上,却未必不能出几个杰出的人才。”

    安南天站起身,背负着双手,慢慢走到窗口,窗外就是十字大街,他们正在二楼,居高临下,但见人群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安南天喟然叹道:“人才难得呀……”

    展凝儿也跟了上来,不屑地道:“我看这个人有反骨的,你想招揽他,可得小心吃他的亏。”

    安南天晒然一笑,骄傲地扬起了下巴:“我是谁?”

    p:诚求推荐票!
-------------
夜天子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