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3 夜天子第27章 雨后风波荡

夜天子 第27章 雨后风波荡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这是一场真正的暴雨,虽然小城倚山而建,半山半地,倾斜的地面很容易排水,但是大雨过后城中积水一时来不及排出,仍然有及膝深。

    酒店掌柜的牵挂着只施工到一半的酒店,不知道大雨是否会毁坏酒楼尚未完工的部分建筑,所以大雨刚停就领着两个伙计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酒楼走。快到酒楼的时候,掌柜的发现及膝的雨水变成了乳白色,不免有些好奇。

    一个伙计道:“掌柜的,别是咱们家的石灰让水泡了吧?”

    掌柜的骂道:“闭上你的乌鸦嘴,咱们家的石灰放在一人多高的木架子上,怎么可能被水泡了?哎哟,别是棚子被雨给冲垮了吧?”

    掌柜的赶紧加快了脚步,越往前去,雨水的颜色越白,而且水温也有了暖意,一路趟水过来,本已有些发凉的双腿浸在里边感觉尤其明显,很舒服。

    “掌柜的,小心着点儿,前边就到大坑了。”

    小伙计忙着提醒掌柜的,同时感觉自己挽起裤腿的小腿痒痒的,还以为又是树枝什么的,不耐烦地撩起一脚,却不想从浑浊的雨水中挑起的并不是一截树枝,而是一条手臂。

    小伙计“嗷”地一嗓子叫了出来,把走在前边的老掌柜吓得一哆嗦,他没好气地正要回头骂小伙计,突然两眼发直,就见前边有几具好象人体似的东西或沉或浮,顺着水势向他这边缓缓飘来,等那东西飘得更近了,看清那东西的样子,掌柜的猛一转身,弯腰呕吐起来……

    徐林死了,祥哥死了,当日在公堂上被释还的那几个泼皮无一例外都死了。其中有四个人是中了刀伤,刀或直穿后脑,或正中心口,全都是一击毙命,而徐林和祥哥特三个泼皮头子死得尤其凄惨,他们被煮烂了。

    据忤作分析,应该是有人制住这三个人后,把他们丢进了酒店旁边的大坑,当时雨水还未灌满,随即凶手就把棚下储放的十几袋石灰全部洒进了水坑,虽然坑很大,水量也多,可是十六七袋石灰足以把那坑中雨水变成沸水,三个人被活活煮熟了。

    知道徐林、祥哥等人在青山沟做下血案的人极少,基本上都是齐木手下的人,市井间的百姓并不知道他们与青山沟华家的恩怨,所以本能地把这件事和叶小天联系起来。

    有人说,其实艾典史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因为葫县官匪勾结,不能为民申冤,所以愤而出手,惩治奸恶。不过,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年代,一个武林高手的社会地位其实并不高,而且总是要被人归纳为鹰犬之类。

    深受葫县百姓爱戴的“艾典史”怎么可能是那么没有技术含量的身份?于是第二种说法迅速产生,并且成了流传在葫县的最主流的传说:传说,“艾典史”是两榜进士出身的大才子,是钦差大臣,是八府巡按。

    因为葫县官场与豪强勾结,渔肉乡里,所以八府巡按大人奉皇上旨意特意来此调查。钦差大人当然不能没有护卫,所以钦差大人身边有五大高手,其配置基本上就照抄张龙赵虎、王朝马汉以及御猫展昭了。

    这些高手高手高高手们隐在暗处,专门奉钦差大人的命令铲奸除恶,于是就有联想力更加丰富的人想到了罗大亨,莫非这个总是黏在钦差大人身边的大亨就是御猫展昭那种贴身大高手?虽说罗大亨是本地人,他们一直就认识,可万一这死胖子深藏不露呢?

    深藏不露的大高手罗大亨这些日子一直在经营他的杂货铺,因为叶小天要养好伤才离开葫县去水西向提刑司告状,在伤势养好之前,罗大亨没有借口逃避,所以只好继续经营他的杂货铺。

    洪百川自那日交待儿子做生意后,好象真的对他不闻不问了,听由他折腾,并不过问他经营的任何步骤,于是罗大亨可着三千两银子折腾,五天之后,妞妞娘带着妞妞逛十字大街时,就找不到自己经营了十多年的那家杂货铺了。整个杂货铺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妞妞娘根本认不出来。

    而一直藏在暗处的华云飞作为一个杰出的猎手,在一击成功之后,他没有再留在葫县,而是迅速远遁,离开了葫县。一个优秀的猎人是不会蠢到在一击之后还待在原地等着逃脱的猎物反扑的。

    他可以走,但他笃定齐木不会走,也无法走,齐木家大业大,这就是齐木背上的壳,背着这么重的壳,这只蜗牛怎么可能走掉。

    齐木作为青山沟血案的始作佣者,他当然清楚徐林、祥哥这些人因何而死,所以他很清楚是谁来寻仇了。

    此时,齐木正在家里骂娘:“他娘的,刚把那不识时务的艾典史踢了个跟头,又冒出个华云飞!给我找,他不会杀了徐林、祥哥等人就罢休的,他一定会来找我,把他给我揪出来!”

    一个打手诚惶诚恐地禀报:“大爷,兄弟们已经把葫县翻地三尺了,就是阴沟里的一只耗子都别想逃出我们的眼睛,可是……没有华云飞的消息,一点都没有。”

    “那就去找!”

    华云飞冷森森地下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把他给我找出来!”

    “是!”

    打手仓惶退下。一个师爷模样的人又凑上来:“大爷,青山沟一事的真相,现在正在城里悄然留传,怕是三天之内,整个葫县都会知道这件事了。”

    齐木一怔,道:“怎么会?那个姓艾的混蛋正想再找我的碴儿,此事传开,不是给了他借口吗?”

    齐木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说这句话,其实就等于是承认了叶小天可以给他制造麻烦,虽然还没到令他畏惧的地步,但这样的态度在一向目中无人的齐木来说已是前所未有的事。

    而且,很显然在他心里,叶小天比使用暴力的华云飞更让他头痛。他本就是利用暴力起家,华云飞虽然机警骁勇,但是对熟谙如何使用暴力并且有大量打手走狗的齐木来说不足为惧,真正让他觉得麻烦的还是这个有官身的艾典史。

    齐木不悦地道:“华云飞不会去官府告状的,此事是怎么传出来的?”

    那师爷道:“据说是有山民进城卖山货时,听说了酒楼血案,才说出此事,并且一口咬定这一定是老华的儿子替他父亲报仇来了。”

    齐木霍然转身,看向一旁的孟县丞:“这件事你来解决。”

    孟县丞皱起眉头,道:“齐兄在青山沟做了什么?”

    齐木冷冷地道:“也没甚么,宰了两个不识相的老猪狗。”

    孟县丞无奈地道:“那齐兄想让小弟做什么呢?”

    齐木道:“那个华云飞虽不足为惧,可他躲在暗处,终究是个麻烦,我得尽快把他揪出来,艾典史这边现在不能再生是非了,此案必须尽快了结,只要案子结了,姓艾的不就无法做文章了?”

    孟县丞蹙眉道:“华云飞前来寻仇,杀了许多人,身负多条人命在身,他是不可能再往官府告状了,齐兄担心什么。”

    齐木没好气地道:“废话!那个姓艾的不是说过,这种大案没有原告也可以审么,你先把这个案子了了,我不想再跟那个姓艾的混蛋对簿公堂。”

    孟县丞道:“那……我就以听闻此事为由,亲自往青山沟走一遭,断他个华氏夫妇遭野兽侵害而死,尽快了结此案。华云飞这个苦主不在,那些山民也不会多事,艾典史就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不!”

    齐木冷笑:“这样岂不显得我怕了他们?你就断他个夫妇二人搅拌石灰,失足落入坑中,将自己煮死好了。”

    孟县丞愕然道:“这样,岂不招人猜疑?哪有两夫妇同时跌落石灰坑,而且连爬出来的机会都没有的道理,说不通啊。”

    齐木道:“对啊!我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我不承认我杀了人,可我还得让人人都知道是我杀了人,你明白?”

    孟县丞心头一阵火起,倒不是因为齐木对他的难为,而是感觉齐木的思维有些不正常,这几年齐木生意上顺风顺水,在葫县渐成一家独大之势,似乎有点忘乎所以了。

    可是孟县丞早就和他成了一条线上的蜢蚱,而且习惯了对他的服首贴耳,如何敢反驳,孟县丞忍了忍,只能道:“齐兄,这样一来,难说那艾典史会不会再做文章啊。”

    齐木眼珠一转,冷笑道:“那就给他找点事儿,先停了他的职再说。”

    孟县丞一怔,道:“他在本县如今声望如日中天,找什么理由停他的职?”

    齐木不屑地瞥了他一眼,道:“他执意要办徐林那些人,结果那些人一被释放马上就被杀了,难道他就没有嫌疑?”

    孟县丞怔怔地道:“啊……啊……,齐兄,高明哇!”

    孟县丞向齐木拱了拱手,道:“齐兄,那小弟这就回去,马上办理此事。”

    齐木微微颔首,孟庆唯便快步走了出去。

    此时,叶小天在周班头的陪同下,刚刚来到一幢三进的院落前面,两个人都拄着拐,一个拄左拐一个拄右拐,同样的鼻青脸肿,典型的难兄难弟。叶小天抬头看看那齐齐整整,虽不奢华却也素雅的院舍,沉声道:“上前叫门!”

    p:诚求推荐票!

    .
-------------
夜天子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