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3 夜天子第10章 我笑他人太疯癫

夜天子 第10章 我笑他人太疯癫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掌柜的,这只钗子怎么卖的?”

    “二十文钱。”

    一旁苏循天道:“典史何故买这女人之物?”

    叶小天道:“哦!我那……妹子,也没什么饰物,今日正好无事,想着给她买点东西。”

    苏循天道:“啊!典史大人真是兄妹情深,应该的,应该的。”

    趁人不注意,苏循天狠狠“啪”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心道:“苏循天啊苏循天,你还真是蠢啊!以前找的都是要钱的姑娘,头一回找这不要钱的姑娘,整天只会围着人家打转,居然想不到送礼物,枉你自称酒色财气……”

    苏循天眼珠转着,便想与他们分开些,自去一旁买些更值钱的饰物,总要压水舞兄长一头,才好讨她欢心。见叶小天正专注地挑着饰品,苏循天拔腿就走……

    “噗!”

    展凝儿瞄准叶小天,用力一吹,恰好苏循天从叶小天身后急急闪过,牛毛细针无影无踪,也不知是扎中了叶小天还是苏循天,又或者是飞得不知去向。

    展凝儿盯着叶小天,嘴里数着:“一、二、三、四……”

    展凝儿数到十,见叶小天还没有动静,又看看已经走开的苏循天也没有动静,不禁泄气地道:“射偏了。”

    展凝儿毫不气馁地又取出一根牛毛针,小心翼翼地塞进吹箭。

    叶小天最终选中了两枚珍珠耳环,珍珠不大,比米粒儿大些,但纯白莹润,戴在水舞的耳朵上,一定会凭添几分风情,叶小天正掏钱,就听远处突然一阵狂笑:“哈哈哈哈……”

    叶小天听那声音耳熟,抬眼一看,就见远处一家店铺门口,苏循天正仰天狂笑,叶小天奇道:“他什么事啊这么开心?”

    憨憨地陪在叶小天身边好象福娃儿似的大亨手搭凉蓬向那边看看,自言自语地道:“笑的这么欢实,大概捡到钱了吧。”

    叶小天道:“那他运气还真好。”说罢低头付钱,不去理那县太爷小舅子了。

    苏循天正在挑饰品,突然控制不住地大笑起来,那卖饰品的商贾赶紧把自己的东西都收起来,警惕地看着他,还当他是疯子。

    苏循天狂笑了几声,笑意突然又没了,他正惊骇莫名,顿时松了口气,可是刚朝叶小天这边走出几步,突然一股遏制不住的笑意又涌上来:“哈哈哈哈……”

    苏循天赶紧捂住嘴巴,可笑声憋不住,咕咕咕的还是不断冒出来,苏循天大为惶恐,急忙趁着笑声间歇,对叶小天远远喊了一句:“典史大人,我有急事,先离开一下,哈哈哈哈……”

    苏循天也不等叶小天回答,便狂笑着逃进一条小巷,赶紧往最近的一家医馆跑去。展凝儿看见苏循天狂笑的姿态,顿时欢喜起来:“啊!我射中了!果然奏效,大概年头久了,所以迟缓了些……”

    展凝儿喜孜孜地把吹箭拿起来,再度瞄准叶小天:“噗!”

    叶小天付了帐,把珠坠小心地收进怀中,忽听苏循天远远说话,叶小天一侧身,向苏循天的方向看去,那牛毛吹箭擦着他的脖子射过去,正中那卖首饰的商贾胸口。

    箭如细毛,入体不痛不痒,那掌柜的毫无觉察,叶小天这边刚刚回应了苏循天一句,那掌柜的便药效发作了。因为这箭矢有些年头了,箭上所含药力深浅不一,这掌柜的发作比苏循天还快。

    “哈哈哈哈……”

    掌柜的骤然一阵大笑,把近在咫尺的叶小天和李云聪都吓了一跳,只有粗线条的罗大亨稳如泰山,望着那掌柜的奇道:“我说掌柜的,你这店多久没开张了,才赚了几十文钱就笑成这样?”

    那掌柜的笑得眼泪都下来了,忙不迭向大亨摆着手,却是笑声不断,连话都说不出来。罗大亨见状,不由紧张地对叶小天道:“大哥,快把那珍珠坠子拿出来好好看看,别是假货吧,你看这掌柜得意的……”

    掌柜的刚刚忍住笑声,急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客官你别误会,我是突在想起了昨天别人告诉我的一个笑话,哈哈哈哈……,大力,你来看下店,太好笑了,我去笑一会儿,哈哈哈哈……”

    掌柜的如何解释得清自己为何突然发笑,生怕客人以为自己是有疯病的,是以急忙找个借口,唤过伙计看店,自己急急避进店去。

    “哈哈哈哈……”

    听着店里传来的奔放豪迈的笑声,叶小天和罗大亨面面相觑,一直默不作声跟在叶小天旁边的李云聪忍不住摇了摇头,叹道:“昨儿听说的笑话,现在才笑出来,这人得笨到什么程度?”

    叶小天和罗大亨想想也是,不由为之失笑。

    不远处,一身男装打扮的展凝儿恨极,用力跺了跺脚,道:“真是的,又射偏了。我再来!”

    “噗!噗!噗!噗!”

    展凝儿不信邪,既然自己拿捏不好射出吹箭的时机,便决心以量取胜,她迅速装箭、吹箭,一路追一路射,可也巧了,那箭不是射偏就是射中别人,不要说射不中叶小天,就连他旁边罗大亨那么宽大明显的目标都没射中。

    “哈哈哈哈……”

    当叶小天看到面前一个挑着筐、挽着裤腿的穷汉子突然开怀大笑时,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叶小天站住脚步,对李云聪道:“不对劲儿啊,怎么不时就有人放声大笑,这不是葫县的什么特别习俗吧?”

    李云聪没听懂,纳罕地道:“习俗?”

    叶小天挠挠头道:“就是……好象有个族喜欢互相泼水祝福一类的……”

    李云聪恍然大悟,道:“没有,本地绝对没有什么狂笑习俗。”

    叶小天沉吟片刻,道:“此事透着古怪,可别再碰到什么事端才好。咱们不要逛了,马上回县衙!”

    叶走就走,领着李云聪和罗大亨往县衙赶去,展凝儿心急火燎,伸手往针囊里一摸,“哎哟”一声道:“没了?”

    展凝儿急忙从腰间抽出针囊,发现吹箭果然用光了,她沮丧地展开针囊,突然眼前一亮,发现还有一枝吹箭脱离了箭囊,横躺在针囊里,好在这牛毛细针甚有弹性,一打开就恢复了原状。

    展凝儿急忙装好吹箭,为了确保必中,她冒险逼近,在距离叶小天极近的地方,向他的后心“噗”地一箭。叶小天浑然未觉,继续前行,展凝儿一脸黠笑地跟在后面,等着看他笑话,结果叶小天走出足足两百步,还是没有什么事发生。

    展凝儿沮丧地站住,扭头看看一脸怪异表情的九当和九高,讪讪地道:“咳!其实……他是高手,顶尖高手,深藏不露的顶尖高手,可不是我射不准……”

    九当和九高怎好拆自家大小姐的台,九当忙道:“大的是。”九高道:“或许大小姐是射中了的,只是这枝吹箭脱离了箭囊,没有囊中药物喂着,所以失去了药力。”

    展凝儿双眼一亮,急忙说道:“对!对对对!一定是这样!”

    ※※※※※※※※※※※※※※※※※※※※※※※※※

    叶小天嫌十字大街人群熙攘,行走缓慢,特意与李云聪、罗大亨拐进了胡同,穿过两条胡同后,恰好经过徐伯夷的住处。

    他们还没走到徐家门口,就听一阵叫骂声传来:“你这贱妇,粥这么热就端上来,你想烫死我吗!”

    随着喝骂声,桃四娘突然从徐家院子里跑出来,徐伯夷拐着拐杖,手里拿着一根藤条,一瘸一拐地追出来,喝骂道:“你还敢跑?你跑了就别回来!”

    就这一句话,桃四娘便乖乖站住,徐伯夷追上去,恶狠狠骂道:“你这贱妇,你跑啊,你给我跑啊,贱妇!”一边骂,一边抡起藤条,不管不顾地抽将下去,桃四娘举臂掩面,藤条抽在身上,抽一记疼得就一哆嗦。

    罗大亨大怒,伸手扯下书包,用力一抡,骂道:“真是畜牲!”

    书包扇在徐伯夷脸上,徐伯夷仰面便倒。

    叶小天看了大亨一眼,大亨解释道:“板砖……我忘了拿出去。”

    叶小天上前两步,缓缓弯下腰,捡起藤条,在手中弯了弯,还挺有韧性。

    徐伯夷晕头转向地爬起来,一眼看清叶小天,登时满面怨毒,昨日展凝儿痛揍他时,可是说过,要不是艾典史说明真相,还不知要被他蒙骗到几时。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徐伯夷和叶小天这就算是有了不共戴天之仇。

    罗大亨骂道:“你家娘子温淑贤良,街坊邻居谁不夸赞?为了供你读书,她还辛辛苦苦去我家做厨娘。家事国事天下事,什么事总说不过一个理去,这么丧良心的事儿,你都敢做。”

    徐伯夷不理他,只是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叶小天,咬牙切齿地道:“徐某教训内人,于你有何相干?定是你与这贱妇勾勾搭搭,不清不楚,这才见不得她受罪吧?不知廉耻!”

    桃四娘愕然看向丈夫,登时泪如泉涌,方才被打的那么狠,她都没有这么伤心过。叶小天瞪着徐伯夷,一抹血色清晰可辨地沿着他的脖颈向上蔓延,漫过下巴、漫过脸颊、漫过眼睛,额头两根青筋二龙戏珠般凸起。

    叶小天的驴性儿又犯了,明明已是愤怒已极,但是……他却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徐伯夷也笑,冷笑连连地道:“怎么?理屈词穷了?无话可说了?”

    叶小天大笑不止,笑着笑着,突然抡起藤条,没头没脸地向徐伯夷抽去:“你.妈怀你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出你是这么一个贱骨头呢?哈哈哈……,你他么跟着老子笑什么笑?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跟破布鞋炸了线似的,哈哈哈哈……”

    p:哈哈哈哈,你的推荐票、三江票都投了么?别嫌麻烦,赶紧投啊!哈哈哈哈……

    .
-------------
夜天子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