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3 夜天子第23章 淡喜轻愁

夜天子 第23章 淡喜轻愁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天下任何一处县衙都有一定数量的公舍,供县里有一定品级的人员居住。这些公舍都笼统地圈在县衙范围之内,美其名曰防止公人与外人联系密切有碍司法公正。

    实际上当官儿的想要跟外人有所勾连的话,那办法简直是数不胜数,一堵围墙能防住什么?只是一种变相的福利而已。

    葫县资金虽然紧张,开衙之初朝廷还是拨过一笔款子的,当时也盖过一部分公舍,数量虽少,却也勉强够县丞、主簿及一部分高级胥吏居住。

    孟县丞有自己的房子,不愿住公舍,他的公舍一直空着,如今就让给叶小天住了。这幢房子孟县丞看不上,但对叶,却是足够豪绰的,只是还不够资格使唤下人罢了。

    叶小天回到住处,烧了些水沐浴更衣,躺在浴桶里哼着小曲儿擦着皂角时,就听窗外有簌簌雨声,等他沐浴已毕换过衣服,推门一开,果然下起了雨,房门一开,潮鲜的空气扑面而来,令人神志一清。

    叶小天见院子里雨水成流,雨滴溅在水面上仿佛走珠一般此起彼落,回到房间就将那洗澡水顺势泼进了院子,随那雨水浊流一同流去,这才换了双草鞋,取了把伞,掖起袍袂走出门去。

    孟县丞这幢公舍距县衙后宅不远,有一道角门儿相连,平素当然是不通的,而且这些级别相差只有半级的官员,除了料理必要的公事时,一向秉承王不见王的原则,私下往来更不可能,所以这道角门儿自打官舍落成就没开过。

    但叶小天住在这里,就不管那规矩的,叶小天叫开角门,那开门的老苍头早就认识他了,一见是他,也不多说,客客气气唤声老爷,便又锁了角门,打着伞回耳房去了。叶小天则转到廊下,收了伞往柱边一放,举步便向前走去。

    行不多远,转过一处假山,就到了水舞和乐遥他们的住处。这里已是县衙最深一进的小院落。这层院落和知县夫妇所居的院落还有一道高墙相隔,是一个狭长的空间,在后宅里侍候的下人们的居所。

    叶小天自回廊下走去,一眼就看见薛水舞和乐遥正在看雨。她们坐在门槛上,水舞双手撑在膝盖上托着粉腮,一旁粉妆玉琢的乐遥也是一模一样的姿势,不同处是大美人儿这般举动透着一种恬静优美,静谧如春湖。而小丫头这般姿态,却是叫人从心底里觉得可爱。

    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对熊猫福娃儿来说是做不来的,不过它也坐在门槛上,虽说它年纪还小,可那肥臀一坐,一个门槛也独占了三分之一,两只前爪捧着个竹笋,低头大嚼,大概对看雨出神一类的把戏没啥兴趣。

    叶小天脚步一响,耳目灵敏的福娃第一个发现,抬头一看见是叶小天,福娃大喜,叶小天这两天忙着带人办理各种案子,尤其是昨天去施府问案勘察回来太晚,并没有过来探望他们。如今一见叶小天,福娃儿大喜。

    福娃把半截竹笋一丢,发出一声婴儿般的叫声,便四肢着地,向叶小天欢乐地扑了过来,叶小天没想到它那么肥硕笨拙的身子,动作竟然这样迅速,一个措手不及,就被福娃儿的野蛮冲撞给撞倒了。

    “哎哎哎……哎呀……”

    福娃儿可没感觉这么有何不对,跳到叶小天身边,狠狠地墩了两下,便伸出大舌头像小狗狗似的要去舔叶小天。

    “放手……走开……,压死人了,救命啊……”

    叶小天在福娃身下凄惨地叫着,福娃在叶小天身上正其乐无穷地蹦跶着,屁股上挨了乐遥一巴掌:“起来!笨福娃儿,你压痛小天哥哥啦。”

    福娃莫名其妙地从叶小天身上跳下来,乐遥和水舞忙把叶小天扶起来,叶小天哼哼唧唧地道:“福娃儿这是怎么了,平时也没见它这么能折腾啊。”

    水舞忍着笑道:“太想你了吧,这几天它老看这院养的那只大黄和看角门儿的鲁老爹这么亲热,大概也想有样学样儿,给你一些惊喜。”

    叶小天在门槛上坐下,苦笑道:“真是惊喜,幸亏它还不大,再大一些,在我身上这么一蹦跶,我的肋骨就得被它踩折了。”

    乐遥在叶小天身边乖乖坐下,问道:“小天哥哥,你这两天在忙什么呢,都不见你来看我,遥遥都想你了。”

    叶小天她鼻头上刮了一下,笑道:“哥哥也想你呀。不过这两天事情多了一些,没办法天天来看你。”

    水舞在叶小天另一边坐下,低声问:“找到离开的办法了么?”

    叶小天打算挂印逃走的想法,只有水舞知道,遥遥还不懂事,为了怕她不走嘴,两人连她都没有讲。

    叶小天也压低了声音,道:“我整天到处跑,固然是差事得应付,也是为了熟悉这葫县的内外路径。放心吧,再有几天,我就能全熟悉了,只是现在对我的监视还是没有放松,再撑些日子,等他们放松警惕再说。”

    福娃儿学着大黄在主人面前撒欢儿的样子,两条后腿一蹦一蹦的,可惜尾巴太短,没法摇来摇去。叶小天坐在门槛上,也不给它绕着主人转圈卖萌的机会,又见男主人只顾陪着女主人说话,根本不看它的表演,只得泄气地走过来,屁股一扭,在门槛上挤坐下来,然后捡起它的竹笋……

    福娃儿这一坐,原本坐在门槛上的三个人就挤了些,遥遥还是小孩子,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叶小天和水舞挨得太近了,却不由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一点点小小的接触,都让他情思荡漾。

    叶小天能嗅到水舞身上好闻的味道,偶尔挪动一下身子,大腿能碰到她的膝头,风起时她的发丝会撩到他的脸。于是,他的脸痒痒的,心也痒痒的,就像眼前屋檐下的水,朵朵绽开。

    每个人都有人生第一次的青春萌动,不管他后来是如何的阅尽世间百态心如止水,在他情愫初萌时都是一样的。男人永远不会明白女子初恋时节究竟是怎样一种心境,正如女人们也永远不会明白一个男孩那时的心情。

    那时的男人,就像手里捧着一只人参果的二师兄,还没吃就已满心欢喜,吃下去还是满心欢喜,只是不管吃与没吃,其实都没辨出情的滋味。知道它的好,却不知它如何好,人生只此一次。

    水舞似乎有些不自在,有些事,别人明明没做,你也能感觉得到,这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意境,最容易出现在情事之中。

    她不自然地抬起手,轻轻掠了掠鬓边的发丝,低声道:“你给家里报信了?

    叶小天道:“嗯!通过驿站送了封信回去。呵呵,眼下这个身份却也不是全无好处,至少那驿卒连一个大子儿都不敢收。”

    遥遥好奇地问道:“小天哥哥,你家是什么样子的啊?”

    叶小天听着哗哗的雨声,眼神似乎渐渐穿过了那白茫茫的雨雾,悠悠地道:““我家,住在京城宣武街西的曲子胡同,那一带又被称为刑部街,因为刑部就设在那附近,许多在刑部做事的人也住在那一片儿。

    我家一进去,先是一条狭长的巷道儿,巷道儿左右是两户人家,一户是刽子手,一户是忤作,都是祖祖辈辈儿从事这一行当的,穿过巷道儿,就是一个小院儿,那就是我的家……”

    遥遥托着下巴,一脸迷茫,她想像不出北方的四合院究竟是个什么模样。而叶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却不时从水舞身上溜过。

    叶小天喜欢看她优美的颈项微昂时露出的那截粉嫩细致的肌肤,喜欢看她小衫短袄时胸口贲起的优美的曲线,纤细的腰肢尤其衬托了那里的伟大,哪怕是隔着一袭浅青色的衣衫,叶小天也能想象得出那两团圆润饱满是何等的**。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叶小天甚至能感觉得到她身体散发出的热力,一丝丝地透过那潮湿的空气,传递到自己身上。

    薛水舞并非没有丝毫察觉,尽管没有扭头去看,可她甚至能够看到叶小天仿佛雄狮巡视它的领地时那种占有的**与霸道,可她只能装作不知道,于是,她的心越跳越快,脸蛋儿也越来越红。

    爱情,真是一种奇妙的玩意儿。

    叶小天也学水舞和乐遥一样托起了下巴看雨,心底里悄悄地说:“我的媳妇儿,真好看!”

    县衙后宅里,一幢红色的小楼,窗子用竹杆儿撑着,雨水打在窗外的芭蕉叶上,“卟卟”的响声传进房来,叫人听着有种意兴萧然的感觉。县太爷花晴风就坐在窗前,听着雨声,一脸落寞。

    苏雅穿着一身小衣,侧身坐在榻边,腰肢轻扭,纤细的腰肢便衬出了浑圆的轮廓,诱人遐思。她叠好几件衣服,抬头看看枯坐窗边听雨的丈夫,悠悠一声叹息,轻声道:“叫八哥给你做点吃的吧,你中午又没吃东西。”

    八哥是花晴风上任时,从中原带来的厨子,他吃不惯本地的饭菜,一向只吃八哥做的饮食。

    花晴风轻轻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现在有那个叶小天顶缸,去职之危想来是解了。可是不能去职,就依然要在这葫县继续坐下去。孟县丞和王主簿这两个坐地户是那么好相与的地方?走也愁,留也愁,何时是尽头啊……”

    p:诚求推荐票!

    .
-------------
夜天子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