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3 夜天子第17章 南辕北辙

夜天子 第17章 南辕北辙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叶小天张牙舞爪地冲在前面,杨三瘦等人则咬牙切齿地跟在后面,一边跑还一边拔刀,气势汹汹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听他一声召唤,便要冲过来和这班苗人拼命似的。

    展凝儿这边的人只看见叶小天突然从他们之间跑出去,向着城门口那群了吆喝了一嗓子,然后就掉转头,耀武扬威地向他们冲过来,还得意洋洋地大叫:“你们这班苗蛮子,这回死定了!”

    他们此时还能怎么做?难道停下来等对方砍倒几个兄弟,再好好论一论谁是谁非?他们当然是马上拔出刀,义无反顾地冲上去,而且喊的比对方更大声,表情比对方更凶狠。

    “我不能打的,你们打赢我兄弟,我就认输啦!”

    眼看刀光雪雪,映日生寒,如同一座气势汹汹的刀山向他扑来,叶小天突然脚底抹油,来了一个极销魂的走位,仿佛一辆疾驰的车子突然做了一个漂移,嗖地一下就闪到了路边,还立即来了一个五体投地大礼。

    如此一来,那些大呼小叫拔刀猛冲的苗家汉子即便有心顺手给他一刀都嫌碍事,何况迎面正有人持刀冲来,谁还有心理会他,马上都举刀迎了上去。

    杨三瘦等人跑着跑着心中渐生狐疑,对面这些苗人要干什么?貌似……貌似是要跟我们动手?难道他们是叶小天搬来的救兵?

    杨三瘦可是很清楚这里不是靖州,在这些山寨部落聚居地区,民风是何等的彪悍跋扈。他迟疑着,脚下的步子渐渐慢下来,可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问个清楚,对面的苗人已经挥舞着大刀,大呼小叫兴高采烈地冲了过来。

    铿铿锵锵、砰砰丘丘的一通乱砍,杨三瘦等人一边糊里糊涂地举刀迎敌,一边在心里画着魂儿。

    两个守城的老军一见城门口发生大战,其中一伙人似乎是外乡客,另一伙人干脆就是惹不起的山地部落,马上扛起生了锈的缨枪,拔腿向城头逃去,动作迅速果断、稳健有力,看来逃生经验极其丰富。

    “真是一个废物!”

    正在扮斯文大小姐的展凝儿经过行五体投地大礼的叶小天身边时,自然不好提起裙子狠狠踹他两脚,甚至连句不屑的话都不便说,她只是在心里狠狠鄙视了叶小天一眼,便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展凝儿一过去,正趴在地上扮乌龟的叶小天马上跳了起来,急急向城门处一看,这边大战一起,城门处的百姓便四散而去,薛水舞抱着杨乐遥,背着大包裹,像个难民似的,此时堪堪逃到城门口。

    叶小天抬眼望去时,薛水舞恰好扭过头向他这边望来。叶小天心中一喜:“我这小媳妇儿倒聪明啊,时机抓的真好!”

    叶小天向薛水舞竖了竖大拇指,做出一个“快走”的口型,薛水舞便转过头,迅速消失在城门洞里。

    刀光剑影之中,叶小天不断地向边角处移动着,正在混战的双方根本没人注意他。

    展凝儿全神贯注地盯着交战的双方,她的人多,而且个个都是骁勇善战的族中勇士,当然,他们最擅长的是山地战,在这里却发挥不了所长。

    即便如此,比起杨三瘦一方他们依旧要强的太多,杨三瘦一方不但人少,而且都是一些家丁护院,纵然平时舞舞石锁、练练刀枪,又怎比得上这些真正经过锤练的山地男儿。

    “不要打了,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杨三瘦左胯挨了一刀,右肩破了一道口子,发髻也散了,披头散发左支右绌地竭死拼杀了一阵,刀又被一个用重兵器的苗家武士给磕飞了,他只好高举双手,悲愤地大叫:“你们到底是叶小天的什么人,为何与我们做对?”

    展凝儿和徐公子疑惑地互相看看,展凝儿突然有所醒悟,急忙举起手臂,大喝道:“统统住手!”

    杀红了眼的双方缓缓后退,气喘吁吁地站定,好多人已浑身是伤,其中以杨三瘦一方更甚。展凝儿缓缓踏前两步,沉声问道:“你们……不是叶小天的兄弟?”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血染重衣、披头散发的杨三瘦就像一个正在作法的楚地大巫,双手高举向天,满腔悲愤地嚎叫起来:“叶小天,我杨三瘦对天发誓,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展凝儿像个小淑女似的站在徐公子身边,却在心中咬牙切齿地发誓:“臭小子,你竟敢戏弄我、利用我,姓叶的,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灭了你!一定灭了你!”

    此时,被杨三瘦和展凝儿双双诅咒,意欲锉骨扬灰的叶小天正急急奔跑在通向西南方向的一条山间野径上。

    当他像条黄花鱼似的溜着边儿蹭出晃州城时,赫然发现薛水舞抱着杨乐遥正艰难跋涉在通向西南方向的一条山间小径上。叶小天大急,马上遥遥呼喊:“水舞,你走错路啦,不是那个方向。”

    不料薛水舞充耳不闻,又或者是根本没有听到,脚下反而快了,叶小天喊了两声,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起伏不平的地面尽头,叶小天无奈地看看正前方平坦的官道,恨恨一跺脚,也闪离了大路向她追去。

    薛水舞抱着一个孩子,哪里能跑得快,很快就被叶小天追上了。

    “水舞!站住,不要跑了!”

    叶小天急急赶上前来,水舞听到他的声音急忙止步,转过身来,一脸惊喜地道:“叶大哥,你逃出来啦,他们没有追来吧?”

    叶小天道:“当然没有,你怎么往这边走,这样走永远也到不了北京城啊。”

    薛水舞的目光微微飘忽了一下,赶紧道:“啊,水舞是想,我们虽然出了城,只怕他们猜到我们要走的方向,很快就会追上来,不如先在山中躲避一时,再伺机北返。”

    “嗯……,似乎很有道理。”叶小天看着薛水舞,眼神微微有些玩味,但他马上就展颜微笑起来:“呵呵,跟着我逃了这一路,水舞姑娘也变聪明了呢。”

    薛水舞讪讪一笑,有一丝不自然的神情从眼眸中悄然逸过。

    叶小天上前两步,一把从她怀中接过杨乐遥,道:“咱们走吧,先到山上躲避一时,逃过他们的追捕再说。”

    叶小天抱着乐遥大步而去,薛水舞望着他的背影,有些懊恼地咬了咬唇,恨恨一跺脚,快步追了上去。

    ※※※※※※※※※※※※※※※※※※※※※

    夜色苍茫,沐浴之后神情气爽的叶小天躲在莽莽丛林的一个山洞里,正在烤着一只好不容易才抓到的锦雉。

    洞中央生了一堆火,火堆熊熊燃烧着,将洞窟中阴寒的气息一扫而空,叶小天转动着架在火上的锦雉,锦雉在火焰上方吱吱地冒出油脂,诱人生涎。

    洞外半里地外有一眼山泉,薛水舞带着刚在那儿洗过澡的乐遥慢慢进了山洞,刚刚洗过澡的乐遥正披散着头发,粉团团的十分可爱。

    叶小天见她们回来,便笑着说道:“鸡肉已经快烤熟了,遥遥,过来闻闻。”

    “哇,好香啊!”乐遥扑到叶小天怀里,两眼发光地看着那只诱人的烤鸡,咽了口唾沫,叶小天笑道:“不要急,还得等一会儿。咦,这是什么?”

    忽然,叶小天看到乐遥颈上挂着一块润泽的黄色小牌子,还未掩进衣衫,叶小天拿起牌子看了看,见是一块黄杨木做的小木牌,纹理清晰细腻,可正反面都什么都没刻。

    叶小天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乐遥奶声奶气地道:“人家也不知道吖,娘亲说,人家一出生时就带着这块牌子,以后也要一直带着,不许弄丢了,小天哥哥,这牌子好看么?”

    叶小天道:“好看,当然好看,咱们遥遥生得这么好看,戴什么不好看呢。”

    乐遥一听却担起了心事,她还记得过小时候长得好看的女孩子长大了都会很丑,于是赶紧强调道:“小牌牌好看,遥遥可不好看,遥遥好丑好丑呢。”

    叶小天心想:“杨霖很疼这个女儿,没理由对女儿这般吝啬吧,以他的富有,不给女儿戴个玉牌也得是块金锁啊,怎么会是一块平平无奇的木牌呢?”

    因为想着心事,对乐遥这句孩子气的话,叶小天便没有理会。薛水舞回来后就从叶小天手中接过了烤架,继续转动着烤鸡,偷偷瞟了叶小天一眼,又飞快地收回了目光。

    今天出城后,她其实是有意地向西南方向逃,不只摆脱杨三瘦的追杀,就连叶小天也想摆脱掉。

    其实在城里的时候,她就想对叶小天坦白自己的心事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否则即便不能把全部真相告诉叶小天,她至少也会吐露关于自己的那一半。

    可现在有了机会,她又胆怯了,她其实很清楚叶小天对她的企图,她最初佯作无处可去时,也正是利用叶小天的这个企图,从而借助他的力量,以逃离靖州。

    那时她并不清楚叶小天的为人,只想着利用他一下,现如今感觉叶小天表面虽有些玩世不恭,其实骨子里还是很有些古道热肠的,却又因他对自己恩义深重,反而不好启齿,是以才想不告而别,却不想他那么快就追了上来,这可怎么办?

    薛水舞的黛眉刚刚烦恼地蹙起,就察觉叶小天灼灼的目光正盯着她看,薛水舞吓了一跳,摸摸自己的脸蛋,心虚地道:“怎么了?”

    叶小天启齿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没什么,你方才怎么不沐浴一下?”

    薛水舞本来察觉叶小天的目光有些奇怪,是以有些心虚,一听这话方才放下心来,暗暗松了口气,摆出一副难为情地模样道:“人家……人家不方便在此沐浴吧。”

    叶小天打个哈哈,道:“你们女人就是麻烦,我带遥遥在这玩儿,你去山泉中沐浴一番有何不好,这荒山野岭的非禽即兽,还怕被它们看了去不成?呵呵,你不洗便不洗吧,来,咱们吃烤鸡。”

    盯着烤鸡吮着手指的杨乐遥一听这话,马上欢呼一声,乖乖坐好。

    p:这章本该上午码好的,结果正码着字,学校来电话,严厉令我速到校带儿子去理发,说他发型不合适。我平时为了他的发型不知说过多少了,这回总算有了圣旨,急急赶到学校,领了那小混蛋找到理发店,请理发师理发。

    在此期间,又为了长发短发和他力搏许久,理发师拿着剪刀听着我俩的意见也是深一剪子浅一剪子的,大战三百回合后我终于占了上风,让他剪了一个清爽精神的学生发型。

    我儿悲痛欲绝,号啕到:“这发型好难看,同学会笑话我的。”气得我踹了他两脚:“你这个香臭美丑不分的东西!”把他带到学校,毕恭毕敬谢过老师,又怕他嫌发型被同学笑,不敢去班里,遂一直把他押到教室,盯着他进屋,是以此时才码好。

    唉,吃口饭去,然后接着码。被这小子气得我肝儿疼,各位书友多多推荐票支持啊!!!
-------------
夜天子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