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3 夜天子第05章 游到天涯的鱼

夜天子 第05章 游到天涯的鱼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叶小天藏好杨霖的遗书,走出监牢,向等候在牢门外的几个刑部差官作了一揖,恭声谢道:“几位哥哥,有劳相候了。”几个差官向他点点头,举步向牢中走去。

    早有一些得到消息的狱卒赶来,那几个刑部差官一走,看牢门的老牛便走到叶小天身边,这老牛五十出头,与叶小天他爹曾经做过多年的搭裆,叶小天忙唤了一声:“牛叔。”

    老牛点点头,对叶小天道:“你家的事儿,我听说了。小天呐,你是个孝顺孩子,温和善良、孝顺父母、尊敬长辈,说起来呢,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啊,性子有点……驴了吧唧的。”

    叶小天笑得像个腼腆的大姑娘,看不出一点驴的样子。

    老牛继续谆谆教诲道:“当然啦,你现在年岁渐长,很久不曾犯驴了,不过这出门在外,可不比咱这牢里头,你在外边要当心些,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有什么气儿不顺的事儿,也不要耍驴,啊?”

    叶小天客客气气地道:“老牛叔你说的对,小天一定不耍驴。”

    “嗯,嗯嗯。”

    老牛“嗯”声未了,就被一号监的一群狱卒给拱到一边去了,两个身材高大的狱卒一左一右搭住了叶小天的肩膀,牛头马面似的拥着他往外走。

    其中一个狱卒道:“头儿,你要出远门儿倒没啥,咱们兄弟是不担心的。就凭你那心眼儿,你能忽悠的别人心甘情愿跳粪坑都觉得你是为他好,咋可能被人欺负了……”

    叶小天佯怒道:“胡说!我有那么黑吗?”

    众狱卒异口同声地道:“黑!真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啊!”

    叶小天:“……”

    一个狱卒正色道:“头儿,你黑起来固然是真黑,可你好起来那也是真好。你为人仗义,有担当,咱们哥们儿打心眼里服你。你这一走,兄弟们都挺舍不得的,让咱们兄弟给你饯个行吧。”

    叶小天心中微微有些感动,他站住脚步,转身朝向众人,拱手道:“各位兄弟,好意我心领了。明日事,今日做;今日事,马上做。既然要走,又何必婆婆妈妈,我今日就要离京,饯行酒就不喝了,我等着喝兄弟们的接风酒。”

    众狱卒情知他还要去见司狱官,有些事情交结,见他已经安排了行程,却也不再挽留,便纷纷站住脚步,向叶小天拱手道别。

    “头儿,一路顺风啊!”

    “头儿,早去早回啊!”

    有那促狭的狱卒,顺手就把一根木棒塞到了叶小天手里。

    叶小天诧然道:“这是?”

    那狱卒笑道:“头儿,你要是在外边混不下去了,这根棍子可以用来讨饭打狗。”

    众狱卒大笑起来,叶小天也不禁笑骂道:“滚你的蛋!我叶小天在天牢这小天下能混得风生水起,到了大天下一样能八面威风。等着吧,不得一场大富贵,我叶小天就不回来!”

    “好!有志气!”

    “要得,硬是要得!”

    “头儿,我们就等你衣锦还乡啦!”

    “头儿说的是,走到哪儿,咱玄字一号监的人也是能人!”

    叶小天环视着每一张熟悉的面孔,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凝视良久,叶小天霍然一转身,走出几步,微微一停,举手向身后的人们用力扬了扬,又攥成拳头当空一击,便向司狱官刘勇的签押房大步走去。

    ※※※※※※※※※※※※※※※※※※※※※

    司狱官刘勇的签押房里,刘司狱坐在案后,微微蹙着眉,听叶明来意。叶小安怯懦老实,一见刘司狱眉头微蹙,官威十足,心中紧张,更觉得气儿不够用了,说话也更加结巴起来,听得刘司狱更加不悦。

    其实叶家只要有个男丁来当狱卒就行,谁来当差却没有必须的要求,这种事儿不难办,刘司狱也没理由反对。只是小安过于木讷,远不及他兄弟小天伶俐机警,是以刘司狱甚为不喜。

    待见叶小天进来,刘司狱便毫不客气地对叶小安道:“你先出去,我有话和你兄弟说。”

    “嗳!”

    叶小安憨厚地笑笑,回身看到叶小天,便向弟弟笑笑,神色中有些感激、又有些难为情,叶小天亲切地拍了拍大哥的肩膀,在刘司狱面前远没有他那般拘谨。

    叶小安轻轻走出去,又小意儿地把门地带上。

    房门一关,刘司狱便紧紧蹙起了眉头,对叶小天道:“你爹老糊涂了不成?小安这孩子那么老实,到了这种地方还有不吃亏的,他能做什么事?是不是你爹*你让位子,你说,本官替你做主。”

    叶小天笑道:“多谢大人抬爱,这是小天心甘情愿的。大人,我大哥固然老实憨厚,不是个得力的使唤人,可也恰因为他老实本份,所以决不会胡作非为,给大人您捅篓子呀。

    今后还请大人对我大哥多多关照一些,有大人您照应着,又有谁敢欺负他呢。至于小子,受大人您**这么多年,怎也不至于出了天牢便找不到饭吃,有朝一日小子若能混出点名堂来,绝不忘大人您的恩典。”

    刘勇的脸色缓和下来,微笑道:“偏你会道!既然这样,本官也不好做那恶人了。这样吧,你就出去见见世面好了,听说天牢明年要扩建,到时若是有了狱卒的空缺,本官再把你招回来。”

    叶小天一听大喜,这一下可不多了一条退路?他连忙躬身道谢,道:“大人对小的恩重如山,小的没齿不忘!”

    刘司狱呵呵笑道:“你素来乖觉伶俐,本官用着趁手,自然不舍得你走,你只要跟着本官好好干,定然亏待不了你。”

    叶小天暗暗腹诽:“跟着你干,也没见有多少好处。只要你能向我少要些孝敬,不至于把我每月辛苦得来的钱财都搜刮一空,那就真是不亏待我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他面上自然不敢表露半分。叶小天点头哈腰地正在道谢,房门忽地咣啷一声,几个青衣小帽的差官闯进来,明明眼前就有两个人,偏偏习惯性地横着眼睛四下一扫,这才鼻孔朝天地问道:“谁是刘勇?”

    刘司狱缓缓站起,迟疑道:“本官就是,你们是……”

    这时自那群差官后面又走进一人,刘司狱一见是他的顶头上司提牢官罗展,不禁更是愕然。刘司狱忙拱手道:“罗大人,这几位是……”

    罗提牢沉着脸色道:“刘勇,这几位是都察院的差官,有事寻你。”

    那领头的差役把大拇指一翘,满脸倨傲地道:“我等奉部堂大老爷差遣,提你前去问话,走吧!”话音一落,就冲上两个差官,把铁链往刘勇头上“哗愣”一套,拖起就走。

    刘司狱仓惶地道:“这这这……这是从何说起。罗大人,罗大人,都察院为何提我问话啊?”

    一个差役不耐烦地喝道:“哪来那么多废话,小小司狱,居然罔顾王法,肆意收受贿赂,为人犯内外串通消息,此时还敢装模作样,若无真凭实据,部堂大人岂会提你前去。走,快走!”

    几个都察院的差官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阵风般把刘司狱卷走了。罗提牢仿佛没有看见叶小天这么个人,待刘司狱被提走,便冷哼一声,走出去安排人接替刘勇职务了。

    叶小天一脸茫然地站在那儿,过了半晌心中忽地闪过一个念头,心头不由“咯噔”一下:“刘司狱是我顶头上司,刚刚又说要我跟着他干,结果马上就出事了,莫不是杨神棍的那个什么倒霉咒魇术生效了?不会不会,就算真有效,我还没出京呢,自然谈不上违背承诺。”

    叶小天反复想了想,确信此事与自己毫无关系,这才轻轻叹了口气,望着那扇犹自轻轻摇晃门扉伤感起来:“刘司狱,这是多好的一个人呐,怎么就被抓了呢,他答应我的事还没办啊……”

    ※※※※※※※※※※※※※※※※※※※※※※

    刘司狱被抓了,从天而降的一条退路没有了,叶小天只能把人生的全部希望都放在那五百两银子上,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和无限憧憬的希望离开了北京城。

    他就像一条从一出生就悠游于一片小小沙湾中的小鱼,从针尖儿那么大,一直长到小指粗细,始终生活在那片安静的水域里,他熟悉这里的每一根水草、每一片沙砾、每一块石头。

    可是忽然有一天,命运的洪流卷着它一路冲向大海,于是这条小小的鱼儿,便怀着一种莫名的惶恐,开始了对全然陌生的新世界的探索。

    叶小天的适应能力无疑是很强的,这一路南去,他从谨小慎微、忐忑不安,很快就适应了旅行的氛围,对于周围不断变化的环境也越来越习惯。

    只是越往南去,人文习俗、方言口音与北方便越是大相径庭。如果所经处是个穷乡僻壤,很难找到会用官话交流的人,打听道路时就尤其困难。

    好在小天沿途顶多就是打尖住店,需要问路时找个大一些的店面或者村正保长一类的人物,啰嗦半天总还问的明白。

    叶小天风餐露宿、省吃俭用的,两个月后,终于赶到了他心目中的天涯----湖广道靖州府。

    离开北京城时他带了五百文钱,此时囊中已只剩下二十多文。他带的本就只有去程的路费,没有回程的银两。此一去,可是有五百两银子的巨款等着他拿呢,不是么?

    p:各位,小天跟你唠唠嗑。话说小天初出茅庐,自然要各位乡亲父老多多帮衬。新书发表,头一周没安排任何推荐,首页宣传也滞后了,那就更需要您的支持了。

    不要嫌麻烦,请将本书“加入书架”收藏一下。点击章节正文时请先登录,如此才算您的点击。有些浏览器您点开网页,就显示您的昵称,可此时未必是已登录,验别的方法是请您先点一下“投推荐票”,如果能投票,就是已登录。如果弹出要你输入密码的小框,那就是没登录,请填入密码登录,再投票、点击,拜谢。
-------------
夜天子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