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3 儒道至圣第四十九章 不幸的消息

儒道至圣 第四十九章 不幸的消息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方镜堂冷哼一声,道:“路膺年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手不该伸就不要乱伸!”

    一个老师抱怨道:“您老别把我们当傻子啊。他教的东西说不定已经摆在剑眉公的桌案上,有了路膺年和二夫人的下场,谁还敢做什么?说句没骨气的话,我们现在巴结方运还来不及呢。”

    “我们要是夺了他的名作,他若一生气请圣裁,那可是至少夺一族、禁三代文位的大罪。那路膺年有二夫人撑腰敢小看方运,可昨日全城的高官都去了他家,现在谁敢夺?”

    “是啊,老太爷还夸了大夫人帮方运帮得对,说以后家里大事小事都让大夫人管,二老爷彻底失势了。”

    “主家的事岂容你们在背后议论?”方镜堂沉声道。

    贺裕樘问:“院长,这《狐狸对韵》要不要马上在族学里推广?”

    “这《狐狸对韵》考究很多,比《三字经》都繁琐,正式成书可能要很久,先等一等。等教完《三字经》再请方运教。”方镜堂道。

    一个童生老师突然低声叹气,道:“恨不能晚生二十年。”

    众人一愣,叹气声接连而至。

    “我确信不出十年,这一届甲班孩子大半都会成为秀才举子,就算有人考中进士我也不吃惊。”

    “这方运,不得了啊,或许会和百家半圣一样自成一家。”

    “或许能更上一步。”

    众人沉默,还有一个更大的可能,但没人敢说。

    方镜堂笑眯眯地道:“我方氏族学将来可是要做成书院的,甲班只有二十个学生太少了,至少要四十名学生才像个书院。”

    “您老的意思是把别的班的学生送到甲班?这不太好吧。”贺裕樘道。

    “谁说是别的班?是别的族学,是别的书院或私塾!新的二十个名额里,十个是免费名额,凭真才实学考进来,另外十个是收费名额,咱们族学可不能总赔钱。别的班也可以扩招。”

    众老师这才明白,一人笑道:“姜还是老的辣,借方运的名号打响族学,只有您才想得出来。”

    “不过方运会不会不高兴?毕竟他还要考科举?”

    “当然要先问过他再做打算,教书育人也是传播文名的重要手段,一旦他成了名师,江州的孩子和父母必然更尊敬他。若是族学将来真成了书院,就称为‘方运书院’或由他命名,让他当院长。之后咱们书院出去的都是他的学生,自成一社不在话下。”

    “方社?好!”所有老师这才明白方镜堂的用意,书院只是开始,壮大方运和方家才是目标,心思活跃起来。

    方镜堂笑得更开心。

    一堂课讲完,方运向外走去,对着奴奴一勾手,她就像小松鼠爬树似的,飞快地爬到方运的肩头,然后轻轻舞动着大尾巴。

    方镜堂走过来道:“一起去教习室,我们想与你商量一件事。”

    “好。”方运道。

    回到教习室,方镜堂开门见山道:“方运,我想把甲班的学生增加到四十人,你是否接受?”

    方运道:“四十人和二十人对我来说差别不大,我没意见,不过其他负责批改作业和试卷的老师担子就有重了。”

    “你没意见就好。”方镜堂笑道,“族学会不断扩招,一旦达到书院的标准就会去文院申请,我想让你为书院命名并书写匾额。”

    “为书院命名太过重要,就由您或大伯父决定吧。”

    “不不不,方氏族学要升格为书院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现在有了你,便有了可能。你对族学的重要性远超我和守业,所以这个名字还需要你来敲定。等书院成立,你就是永远的院长,以后这个书院的学生都是你的弟子。”方镜堂笑眯眯地说。

    方运立刻明白方镜堂的用意,这是在帮他培养日后的班底,而且这个方镜堂把他看得比方守业的儿子都更重要。

    “好,那我回去想想,在申请书院前仔细想一个名字。”

    方镜堂又道:“你那《狐狸对韵》极好,在我看来远超《三字经》,所以你这段时间仔细编修《狐狸对韵》,对了,一定一起去文院提前备案。”

    “《狐狸对韵》?不错,就以这个命名了。”方运扭头看向肩膀上的奴奴。

    奴奴激动的嘤嘤乱叫,毛茸茸的大尾巴不断摇扫着,在方运的肩膀上走来走去,最后似乎鼓足勇气,羞怯地在方运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然后用爪子捂着脸、用尾巴盖着头,趴在方运肩头一动不动。

    “哈哈。”方运笑着把小狐狸抓起,抱到怀中,轻轻抚摸她的后背。

    奴奴则低声嘤嘤叫着,好像在说羞死了。

    众老师也颇感有趣,倒不觉得稀奇,毕竟圣元*有灵性的动物妖物很多,集市上都有卖的。

    这时候,族学大门外突然传来喧哗声,众人皱眉向外面看去,都听不清,但奴奴突然仰起头,指着外面对方运大声叫着:“呀呀!呀呀呀……”非常愤怒。

    贺裕樘道:“难道跟方运有关?你们别出去,我先去看看。”说完离开教习室。

    方运知道能让奴奴生气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顿时没了好心情,轻轻抚摸着奴奴,静等贺裕樘的消息。

    不多时,贺裕樘轻喘着跑回来,道:“是严跃的族人来闹事!来了十多个人,正披麻戴孝在那里哭喊。”

    “什么?严跃死了?”方运问。

    “没死。但那些人故意穿着孝服骂你,说严跃现在文宫碎裂,和死了没什么两样,说你心狠手辣。”贺裕樘忧心忡忡道。

    方镜堂气得胡子翘起来,怒道:“简直混账!明明是严跃自取其辱,跟方运有何关系?莫非他去圣庙骂圣人被镇灭文宫也要怪众圣不成?清风不识字,文胆自有灵,他若不是藏着害方运的心,文胆岂能针对他?当日几十个秀才都在,为什么偏偏严跃和管尧源出事?”

    “太卑鄙了!简直丢读书人的脸!”一个老师骂道。

    “赌坊里都知道愿赌服输,污人文名还不想受罚?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方运别出去,你若出去他们必然会泼你污水,我去解决。”方镜堂气呼呼地向外走,六十多岁的人比青年人都矫健。

    贺裕樘直言不讳道:“严跃家人不是傻子,昨日连李大学士都帮衬你,他们若没有依仗,绝不会来找你麻烦,极可能是柳子诚的手段。这些披麻戴孝的人伤不了你,但只要一天在,你的文名就会受损,他这是故意恶心你。”

    奴奴用力点头,十分气愤,甚至冲着外面呲牙咧嘴,要去咬坏人。

    方运没有说话,现在说再多没用,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这种事比设计在词会上污他文名更恶心,一旦日子久了对他非常不利,毕竟人都同情可怜的一方,未必在乎什么对错。

    “树大招风啊。”方运心想。

    足足过了一刻钟,院长方镜堂气呼呼走了回来,道:“方运,他们果然就是为了泼你脏水,无论怎么劝都不行,我已经派人找官府的人,不能让他们再这么闹下去。”

    方运道:“他们既然敢来,就不怕官府,毕竟严家是望族,差役拿他们没办法。不过,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子斜,用不了几天,他们必然会主动离开。”

    贺裕樘急忙道:“你万万不可大意,这种事看似容易解决,实则难缠的紧。”

    方运微笑道:“鉴于他们找我闹事,我希望院长允许我请假,严家人什么时候不闹事了,我什么时候回来。”

    “理当如此。”方镜堂道。

    方运道:“刚才院长说过甲班要增加人数,今日就宣布吧。顺便帮我宣布两件事。第一,等教完《三字经》,我会教《狐狸对韵》,教孩子作诗词。第二,等我中了秀才,不仅会继续教蒙童,还会开始教童生。”

    众人惊愕地看着方运。

    “不愧是圣前童生,这借刀……咳咳,借笔写字的手段太高明了。”

    “厉害!厉害!我这就帮你传扬,务必让甲班所有家长和所有名门望族、官宦之家得到这个消息!”

    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众人脸上又恢复笑意。

    贺裕樘道:“那咱们好好演戏,看看他严家能撑多久!左相虽大,可远在京城,这江州可不是他柳家的,更不是严家的!甲班有几个孩子深得老太爷喜欢,还有几个孩子的父母在军中有亲戚,接下来,就看我们的吧。方运你从书院后门走,暂时不要来族学,我去向甲班的学生宣布这个沉痛的消息!”

    “我也去告诉别的班的学生,他们和他们的父母天天盼着能进甲班跟你学诗词,沾点才气,现在你被严家*走,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众人坏笑着四散,各做各的。

    送走方运,贺裕樘用手揉了揉脸,在铜镜前做出悲伤的样子,来到甲班,让正在讲课的老师停下。

    贺裕樘走到讲台,严肃地扫视学生,悲痛地道:“甲班的学子,我要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方先生恐怕再也不能教你们了。”

    孩子们都懵了,那些大一点的孩子还好,几个七八岁的孩子眼里泛着泪花,随时都会哭出来。
-------------
儒道至圣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