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3 儒道至圣第二十九章 阻挠

儒道至圣 第二十九章 阻挠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周府门前有两只石狮子,大红灯笼高高挂在门上,照得周围一片红彤彤。

    大门紧锁,方运走到门前抓着铜环叩门三声。

    “稍等。”里面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随后门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出现在门后。

    方运递过书信,道:“小生方运。这是济县县令蔡禾托我给周主簿送的信,我本应该前几日来,不过有事耽误了,所以今天才到。”

    门房一看方运身穿童生服,立刻恭敬地用双手接过信,道:“您稍等,我马上送给老爷。”

    门房正要关门,但犹豫片刻,没有关,而是急匆匆向里面跑去。

    方运听到他一边走一边低声说:“方运?似乎听老爷提起过。”

    不一会儿,就听里面传来一声大喊:“方双甲来了?气煞本官!”

    方运一听暗道不好,这人的爆竹味怎么这么浓,难道这人和蔡禾关系不好,或者出了变故?

    方运捏了捏手中厚厚的稿纸,犹豫片刻,站在原地不动。

    穿过虚掩的门,方运看到一个身穿便服的中年人大步走了过来。

    那人看到方运,表情变幻,哭笑不得道:“好你个方双甲,朝堂上为了你乱成一锅粥,你怎能如此气定神闲?”

    方运一脸迷糊的样子,朝堂?京城国君召见群臣的大殿上?群臣为了自己乱成一锅粥?假的吧?

    那人看到方运这副样子,被逗笑了,道:“别在那里站着,进来说。你呀!”说着摇摇头。

    方运作揖道:“学生方运见过周大人。”

    这位实权六品官员却没有官威,就如同是长辈见小辈似的,拍了拍方运的肩膀,笑道:“既然是蔡禾点的双甲,那就是一家人,别客气,进来说。”

    方运心知一位实权六品官员绝对不可能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这么热情,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于是谢过他,一边走一边道:“周大人,我这些天一直在忙,并未跟外界接触,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周主簿笑道:“还能是什么,当然是你的诗词。蔡禾得到你的镇国诗后,立刻鸿雁传书给院君大人,大人看完后拍案叫绝,然后发给圣院和文相,可大人马上后悔了,应该迟一些再发。”

    “之后就闹起来了?”

    “当天风平浪静,第二天早朝的时候,出事了。学宫的掌院大学士在朝堂上为你请封爵,说你不仅是景国第一个双甲圣前童生,也是景国童生第一个在《圣道》刊文的,还是十国第一个以童生身份做出达府、鸣州和镇国诗词的,也是十国第一个三诗同辉共上《圣道》的人,更是十国唯一一个明明是童生就把大学士气得文胆动摇的大才子。无论是对景国还是人族来说,你都立下大功,应该封你为九代县伯。”

    方运吃了一惊,在圣元*,爵位和品级虽然不一样,但也有对应的关系,最低的乡男相等于九品,最高的亲王相当于一品。而县伯相当于六品,也就是说他要是获封县伯,蔡县令见到他必须以下官之身行礼问安。

    若真能得封县伯,那方运做事就不用畏首畏尾,以后日子会好过的多,不至于连开个书铺都要拉上方家。

    九代县伯,就是子孙九代内都可以继承这个爵位,在一府之内可谓显赫至极。

    “但事情不顺利?”方运问。

    “左相的人反对。封爵需要兵部和吏部举荐,然后由内阁和国君决定。可吏部九成是左相的人,而兵部侍郎也是左相的人,封爵事项也恰恰是兵部侍郎管。所以,如果左相不同意,除非太后力排众议,否则没人可以为你封爵。”

    “左相为什么阻拦我?”方运说着,两个人走进正堂,在一张桌子的两侧坐下。

    周主簿看了方运一眼,道:“左相自己当然不会出面,出面的是兵部的洪侍郎。他的借口是你的那首《岁暮》,说这首诗你在成为童生之前就要写,小小年纪没有经验就妄议朝政,将来必然不堪大用。”

    “就没人反驳这个可笑的理由?”

    “当然有人反驳,说你在考场只写了一半就停下,等有了文位才写完全诗,知进退、懂规矩,一定要重用。可双方谁也说服不了谁。有人夸你诗词好,左相一系就说诗词是你让敌国大学士文胆摇动,他们就说没证据;有人说你能三诗同辉必须重奖,左相的人就说你年纪太小,不可揠苗助长,应该重重磨砺你,只有这样你以后才会懂为国效力。”

    方运冷笑一声,问:“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传言?在我看来,左相没必要因为一首诗针对我。”

    周主簿沉吟片刻,道:“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左相不会只因为一首诗针对你,但如果你是蔡县令点的双甲案首、而蔡县令是生,而你又极可能成为大学士乃至大儒,那他就有足够的理由针对你。更何况,你和名门柳家交恶?我从京里得来的消息说,柳家的柳子智似乎对你颇有微辞,有些话近乎污蔑。”

    “他说什么了?”

    “说你好吃懒做,靠女人养着,大概就是这类的。总之,京城有关你的风评很不好。”周主簿没有深说。

    方运面色铁青,道:“难道他生在大富大贵之家,就可以污蔑我等寒门子弟?”

    “唉,没办法,左相势大,现在没人敢得罪柳家人。我怀疑有人故意在左相面前说你,故意把《岁暮》和他联系在一起,所以左相不会亲自开口针对你,但他不开口,却也等于默许了对你的攻讦。”

    “太后什么反应?”方运问。

    “太后自然是想为你封爵,但现在左相站上风,她也不能犯众怒。不过你的功劳怎么也跑不掉,所以双方会协商出一个都可以接受的结果。”

    方运道:“您久历官场,能猜到最后的结果吗?”

    “唉,其实很多人都能猜到,这种事又不是没发生过。”

    “您说说看。”方运道。

    “第一,赐予一些金银、古玩或绫罗绸缎;第二,为你父母追封。第三,把你的功劳转为文功,一旦你考上举人或进士正式当官,品级可以直接提高。但只要你没有正式当官,文功就等于一纸空文。”

    方运问:“难道左相等人就不怕我成为官员后连连升级?”

    周主簿道:“你一旦被封爵,除非犯下诸如叛族、叛国等大罪,否则左相也不能处罚你。可你如果只是文官,左相有无数办法针对你,就算你刚成为进士就是五品大员,那又怎么样?吏部在左相手里,他完全可以把你发配到一个冷衙门。而且,你什么时候才能成为进士?十年还是二十年?”

    方运不懂景国官场的事情,经周主簿这么一说,恍然大悟,彻底明白左相一系的险恶用心。

    方运低头不语,陷入沉思。文相都斗不过左相,自己更不行,现在文位太低,自然只能忍下,不过左相只能影响官位不能影响文位,没必要畏惧他,最多是不能当文官而已。等文位渐高,再想办法报一箭之仇。与其沉默,不如趁这次机会捞个好名声,团结对抗左相的人。

    不多时,方运抬头,道:“周大人能否写一份奏折替我向君上、太后表明心迹?”

    “自然可以。”周主簿好奇地看着方运。

    方运大义凛然道:“我身为景国子民,自然要体谅朝堂诸公的难处,我主动请求把功劳转为文功,免得在草蛮虎视之下,自己人伤了和气。我深深感激为我奏请封爵的各位大人,若有机会,必当答谢。但我更深深感谢阻止我封爵的大人,他们是真的为国为公为人族,若有机会,我要百倍答谢!”

    周主簿暗惊,想不到一个少年童生的话竟然如此掷地有声,惊诧于他的果断和取舍,既然自知不能封爵,那就主动退让,留下一个识大体的好名声,同时还讥讽左相的人在这种时候内斗。

    “这措辞是不是太过于直接了?”周主簿自然知道方运会用什么方式“百倍答谢”。

    “那我总不能说,我方运要以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速度夺回属于我的功劳,然后让他们为阻挠我而后悔!”方运微微怒道。

    周主簿轻叹一声,道:“你毕竟是少年成名,受此大辱,自当以牙还牙。你要是不动声色,那才是怪事。这样吧,我按你的原意写个奏折,不过措辞稍稍改一下,当然,不会堕了你的气势,毕竟你有功无过。”

    方运深吸一口气,道:“那就先谢过周主簿。对了,我既然做了这么多好诗,咱们州文院给不给我发点奖励?一千两银子怎么样?”

    周主簿哑然失笑道:“你想要双份赏赐?”

    方运立刻道:“如果文院困难,那我就不强求。我近日写了两篇,想贩卖赚钱养家,可出书需要文院审核,所以想请您行个方便。另外,您要是喜欢,不如为我的写篇前序。”

    周主簿听到一半心想方运果然聪明,明明是来求提前过审核,却先提出要州文院发奖励,之后再退而求其次,他不好不答应。听到作序,他正要拒绝,但心中一动。
-------------
儒道至圣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