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3 儒道至圣第二十二章 诗成镇国 一纸百斤

儒道至圣 第二十二章 诗成镇国 一纸百斤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不多时,门帘外的方大牛道:“出城了。”

    “嗯。”

    又过了一阵,方大牛道:“要过济河了,驿站的凉亭那里站着许多人,不知道等谁。”

    方运掀开门帘,前面是石板搭成的济河桥,再前面则是济县驿站,是原本是朝廷传递书信和负责官员旅途食宿换马的地方。

    不过由于才气体系昌盛,朝廷的文书都直接利用文院的“鸿雁传书”,瞬息即达,驿站就不再负责传递官方文书,而是负责民用信件邮寄。

    非官员或者官员传递私信用文院的“鸿雁传书”很贵,同州一两银子,同国十两银子,跨国则百两。

    方运诧异地看到,蔡县令、王院君、苏举人等济县重要人物都在。蔡县令身后的那个牛蛮人身高超过七尺,异常醒目。

    方运先是一愣,以为他们迎接哪个大官,可看到有人招手,才明白他们是来送自己的。

    方运心中暖意阵阵,立刻跳下马车,跟着马车一起走向驿站的凉亭。

    此刻太阳还没升起,许多地方都挂着霜,春寒料峭,方运没让杨玉环下来。

    走到众人前,方运弯腰作揖,道:“方运何德何能受诸位大人长者如此厚待。”

    苏举人道:“此言差矣。你方运此刻如幼凤初鸣,未来必将翱翔碧空,送你是我等荣幸。你是‘济县方运’,同为济县人,送你是应该的。对了,你到底娶不娶我女儿或孙女。”

    众人笑起来,这些天城里已经在传苏举人招赘失败的事情,得知方运没有舍弃杨玉环,济县读书人对方运的评价又高了一分,

    蔡县令拿出三封信递给方运,道:“我与孙知府是同乡,与州刑司的张司正是同榜,与州文院的周主簿是好友,你既然去大源府,帮我把三封信捎过去。”

    孙知府是大源府的最高民政长官,官居五品,而州刑司的司正则主管一省的缉捕刑狱,是四品大员。州文院的主簿是六品官,论品级也比蔡县令高。

    方运心知这是蔡县令帮他铺路,让他靠这三封信跟三位高官见一面,日后若在大源府出事,这三位必然会看在蔡县令的面子上相助。

    “看来那三人都是文相的人。文相是文院系的首领,但他手下必然还有当文官的,而左相柳山虽然只是文官之首,其门生故旧也有在军院。”

    方运心里想着,接过三封信,谢过蔡县令。

    县里另一家望族的吴族长递过一个红色小布包,道:“这是十两程仪,祝方案首一路顺风。”

    接着一些人也送上程仪,方运一一谢过。

    从济县到大源府坐马车不过四个小时,可这些人却送了一百多两银子,很多人送的比祝贺方运考中童生更多,可见在他们心里方运的地位不断升高。

    众人聊了一些大源府的见闻,做出一些有益于方运的指点,在太阳即将升起的时候,有人说让方运快走,别耽误了行程。

    王院君却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方运,不如你在这里做一首诗或词,不枉我们白跑一趟。”

    方运笑道:“敢情王大人不是来送我的,是来考我的,您这院君可真是尽职尽责,放到明年考怎么样?”

    “不可!今日事今日毕!”王院君的话引发众人善意的笑声。

    许多人好奇地看着方运,方运的才名和诗名已经传遍济县,不知道他今天会做出一首什么样的诗词。

    “容小生细想。”

    方运说着,四处观望。

    众人更加好奇,方运这明显是准备就地取材,这要是能写成好的诗词,那真可谓“七步成诗”。

    方运慢慢观望,附近有驿站,不远处有农舍茅屋,公鸡打鸣,而天上的残月越来越淡。

    远处的山路落着树叶,驿站墙边开着不知名的花,可因为要离开济县,他越发留恋这里。

    方运问:“可有笔墨?”

    就见凉亭边的众人突然不约而同笑起来,主动向两侧站,为方运让出一条通往凉亭中间石桌的路。

    石桌上赫然摆着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俱全,连墨都磨好了。

    方运苦笑摇摇头,走过去,提起笔,沉思片刻,沾着浓墨用“柳体”写字,一边写一边念。

    “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

    写完后没有立即动笔,像是在思索。

    众人点点头,有些人看向马脖子上的铎铃。

    方运继续动笔,同时念道:“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许多人眼前一亮,这一句非常形象,方运好像不是在写诗,而是在作画。

    接着,方运写完最后几句,组成一首五言律诗。

    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

    因思济陵梦,凫雁满回塘。

    最后,方运在上面写上“济县早行”四字。

    诗成,蔡县令却皱着眉头,走到方运一侧,盯着方运的诗许久不语。

    王院君则点头称赞道:“此诗恐怕也有鸣州之才,诗意恳请,情景动人,先写诗人启程,后写一路景色,最后则思念梦中的济县山水,野鸭和大雁浮在湖塘里,如同旅客归故乡,情真意重,难得,难得。”

    苏举人道:“这诗对仗极其工整,语句优美,是我见过的出行诗中最妙的一首。”

    众人纷纷点头,读书人有送别诗,有边塞诗,也有出行羁旅诗词,而这首《济县早行》的确很出彩。

    “其中‘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这句列锦很妙,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六个意象的排列完美无缺,最难得的是音韵铿锵,读起来如清泉入喉。”一位秀才道。

    列锦是一种修辞手法,整句都是名词或名词性短语,巧妙组合排列,其中名气最大意境最佳的是“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不过论“绝”却不如这首《商山早行》。

    这首诗是唐朝著名诗人、词人温庭筠的名作,而温庭筠是“花间词派”的鼻祖,黄易的《大唐双龙传》中的花间派的原型就是花间词派。后世的词之所以繁荣,温庭筠功不可没。

    温庭筠虽与李商隐并称“李温”,但只是词胜李商隐,论诗远不如李商隐,而唯一可与李商隐的诗争辉的,只有这首《商山早行》,更是一首古今“绝”诗。

    倒数第二句本是“因思杜陵梦”,不过明显和这里不符,所以方运变“杜”为“济”,两字都是仄音,丝毫不影响诗句的平仄和意境。

    众人议论纷纷,方运闭口不语。

    蔡县令突然大声道:“好你个方双甲,我说你怎么写完后一直不言不语,原来你是在考我们!诸位,你们小看了这首诗,这可不是诗出鸣州,而是一首‘镇国’之诗啊!”

    方运不由得微微一笑,心想蔡县令不愧是一位进士,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这首诗的妙处。

    “县尊,您过于夸大了吧?”王院君愕然,就目前看来,这首诗很难达到镇国,因为镇国以及更高的层次的诗词在某一方面都有极为突出的表现,或情深,或磅礴,或字字如刀,或瑰丽无比,或奇,或绝,不一而足。

    蔡县令笑问:“你们没看出来这是一首绝诗?”

    绝诗不是绝句,而是指这诗在某方面绝迹绝种,很难出现相同的。

    “这……”

    众人议论纷纷,完全看不出这首诗“绝”在什么地方,毕竟绝诗太难得,许多大儒穷其一生也做不出一首,那个层次的诗词是可遇而不可求。

    蔡县令一字一句道:“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可谓字字列锦,前所未有,怎能不绝!”

    许多人面色一变,如潮水涌到石桌边仔细看,竟然把方运挤开。

    蔡县令则聪明地抓住石桌,不然他也会被挤走。

    “果然是字字列锦,这诗前所未有,百代孤绝,惊才绝艳,惊才绝艳啊!”苏举人大声叫喊,激动得满面通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做出好诗。

    王院君兴奋的嘴角直抖,道:“莫非圣人眷顾,我时来运转了?我竟然也有机会亲眼看到一首镇国之诗的诞生?”

    几个年长的秀才同样满面痴迷,那神色比禁.欲二十年的采.花大盗突然见到光着身子的绝世*更狂热。

    “得见诗出镇国,死而无憾,死而无憾了!”

    “不世奇才,不世奇才!”

    一帮读书人跟精神病似的连连叫嚷哀嚎。

    王院君按捺不住,伸手去拿那首诗仔细观看,结果他手竟然捏不起那张纸。

    “这……”王院君不得不加大力气,然后才双手捧起,明显很用力,如同捧着大石头似的。

    王院君叹道:“一页重百斤,的确是诗成镇国,错不了!”

    这纸张明明不大又很薄,却异常沉重,许多人都是第一次亲见,心中无比震撼。

    “怎么墨迹不散?这不是墨不沾肤吗?明明秀才才能做到,方运的字怎能如此?”

    “圣前童生岂能和你我一样?”

    “也是。”

    “胡说!就算圣前童生也不可能十天练就墨不沾肤,明明是方运苦学所得。”

    “善。”

    众人轮流观摩品评,不知不觉太阳升起。

    晨光照在方运的字上,每一个字表面都出现极淡的光晕。

    “这是字字珠玑啊。”苏举人称赞。

    蔡县令的神色却忽明忽暗,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
儒道至圣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