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3 择天记第七十四章 少年的剑

择天记 第七十四章 少年的剑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离山剑宗为何要挑战国教学院?因为他们来替秋山君提亲,却被陈长生阻止,颜面尽失,必须想些方法找些回来,正如苟寒食坦承,只有那样他们才可以平静地离开大周皇宫,哪怕那也很勉强。

    如果按唐三十六的安排,国教学院无论连胜还是连败,陈长生都可以不用出场,那么离山剑宗自然无法挽回那些颜面,落落心想这虽然有些……无耻,但似乎挺有趣,于是以沉默表示支持,而陈长生其实真的很想和那位传说能够通读道藏的苟寒食谈谈,想对唐三十六说些什么,那个家伙却已经到了场间。

    风萧萧兮夜宫寒,唐三十六站在广场上,抚剑四顾,英姿逸发,殿前阶上那些青矅引和圣女峰的女弟子目现异彩,却哪里想到此人来到场间之前,已经做了很多很无聊却又令人恼火的安排。

    隔着十余丈距离,看着七间瘦弱的模样,唐三十六怔了怔,然后想起一件事情,望向庄换羽感慨说道:“看看这孩子,两年前那该得多小?你也好意思赢。”

    庄换羽自然不会接话,冷笑了两声,意思和陈长生先前某句话相同——说的你现在能打赢对方似的。

    神国七律的名声何其响亮,但除了真正见过他们的人,谁也想不到,居然有像七间这样的小孩子,他看着唐三十六行礼见过,脸上的神情明显有些紧张,甚至显

    &nb

    得有些怯怯。

    唐三十六微微皱眉,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七间应道:“再过两个月就满十四。”

    这种时候唐三十六哪里会放过庄换羽,看着他的位置啧啧了两声,然后望向七间问道:“这么小……不打行不?”

    七间神情微肃,像个道:“学院用殿下身份压人,用长辈承诺压人,用大义名份压人,我家师兄不在场间,无法自辩,何其无辜,我这个做师弟的,自然要替师兄讨个公道。”

    唐三十六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说道:“错!拿父母之命、师门之言压人的是你们,用身份地位压人的是你们,试图拿大义名份压人的也是你们,这些事情都是你的那些长辈先做的,我们只是回击罢了,至于你家师兄……他要娶陈长生的未婚妻,难道还是陈长生对不起他?不要忘记,婚约在前,白鹤也还在那儿。”

    陈长生和落落的身后,白鹤正在铜柱上曲颈微歇,在夜色里白的非常醒目。

    七间沉默片刻,不再多言,小手握住剑柄,缓缓将剑从鞘中拔出。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便自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油然而生。

    瘦弱的小少年,竟然给人一种宗师临场的感觉。

    殿前观战的人群忽然安静下来,徐世绩等人神情微异,便是茅秋雨的神色也变得郑重很多。

    陈留王赞道:“神国七律,果非凡子。”

    唐三十六神情严肃,将剑自鞘中拔出。

    他自幼便以天赋著称,骄傲冷漠,便是从汶水来到京都,进入天道院后,依然如此。

    他知道七间是自己在同龄人里所遇过的最强之敌,他知道像离山剑宗这样的玄门正宗所传授的课业,要比自己的家传功法强大很多,如果自己能在天道院再学习两年,或者才能真正地超越神国七律。

    但今夜,他还是想赢。

    他低头望向地面,靴畔的砖缝里生着一株野草。

    他抬头望向七间,说道:“来吧。”

    七间神情肃然,说道:“请!”

    声音犹在幽静的殿前夜空里回荡,砖缝里那株野草,忽然向后方折去,仿佛要断掉一般。

    夜风骤起,两道残影乍现,向着广场正中央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

    唐三十六和七间相遇,他们手中的剑也已相遇,无数厉风呼啸而起,绕着他们的身体狂舞,拂动他们的衣衫,发出啪啪的碎响,就仿佛有一场暴雨,落在了离宫外的青藤上!

    两把剑在夜色里相遇,映着星光,如有溪水在上面流过,绝非凡品。

    “汶水剑!”

    有人认出了唐三十六手中剑的来历,那把明亮如镜,可鉴星辰的剑,竟赫然便是汶水唐家的宗剑——汶水剑!

    唐老太爷居然把家族宗剑,交给唐三十六随身推至京都,这说明他是何等样宠爱这个孙儿,说明他对唐三十六寄予了怎样的厚望,更代表着唐家已然决定把传承交到唐三十六的手里!

    有人因为汶水剑而震惊,亦有人因为七间手里那把剑而动容。

    瘦弱少年手里拿着的那把剑,剑面略显黝黑,哑然无光,甚至仿佛连剑锋也没有,较诸寻常的剑要更宽一些,看着不像是剑,倒更像是一把铁尺——是的,这把剑就是“铁尺”!

    铁尺剑,乃是离山戒律堂长老的法剑!

    离山掌门竟然让七间拿着法剑行走大陆,可以想见对自己这个关门弟子有怎样的期望!

    ……

    ……

    唐家宗剑对上离山法剑,究竟谁强谁弱?

    这是殿前观战的人们最想知道的事情。

    至少现在看起来,这两把剑都没有显出败象。

    唐三十六和七间根本没有听到观战人群发出的惊呼,他们的心神都在剑上\u

    &nb

    &nb2

    以两剑相交处为界,夜空里出现两个半弧形的光面,将两名少年的身体罩在其间,相对相冲。

    在半弧形的光面上,反耀着黑色夜穹里的繁星,更有无数凶险至极的力量暗流。

    无数劲意,从半弧形光面的残尾间向二人身后喷射而去,发出嗤嗤的厉响。

    二人脚下的石坪,哪里承受得住这般恐怖的切割,伴着碎石****的声音,还有令人牙酸的喀喇声响,石坪上出现了十余道裂口,像蛛网一样,快速向着四周蔓延。

    天道院院长茅秋雨微微挑眉,双袖轻拂,一道精纯至极的气息,将殿前的石阶尽数笼住。

    他是世间有数的强者,道号两袖清风,一身修为,尽在拂袖之间,唐三十六和七间的战斗再如何激烈,也不可能波及到殿前石阶上观战的人们,但他却没有管广场上的人们。

    一声鹤鸣,白鹤振翅而飞,破开夜色,落到未央宫的殿顶。

    金玉律站到了陈长生和落落的身前。

    小松宫握住剑鞘,低声咳了两声。

    十余道裂口,到了双方身前,便骤然停止,现也无法前进。

    看着场间的画面,观战的人们有些错愕,很是震惊。

    一个是闻名已久的少年强者,一个更是传说中的神国七律,都是青云榜上有位次的人,他们表现出超乎年龄的强大,也无法令人们感到吃惊,人们吃惊的是现在的局面。

    战斗开始之前,人们都觉得,汶水唐家虽然是千世大族,但论起传承肯定比不上离山,单论招式或者是精义,唐三十六应该不如七间,但他毕竟年龄更大,修道更早,至少在真元数量上要更强些。

    谁曾想到,首剑相冲,两名少年比拼的便是真元数量和精纯程度,七间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很多人都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唐三十六自己很明白这是为什么。

    1f

    就算他和七间拥有同样的天赋,离山剑宗的洗髓方法以至坐照内观的法门,要比唐家强,长年修行下来,哪怕只是极细微的差别,最终也会导致很大的差距。

    而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

    他比七间懒。

    虽然为了迎接青藤宴,为了挑战庄换羽,他在最近数月苦修不辍,连陈长生也没有怎么见,但……这只有数月时间。

    他是世家子,如庄换羽所说,含着金匙出生,自幼受老太爷宠爱,过着美好幸福的生活,稍微修行的辛苦些,祖母便要责怪全家,婢女便要想着法地让他偷懒……

    而离山剑宗子弟多是苦寒出身,七间也不例外。唐三十六用屁股去想,也知道对方修行的刻苦程度,肯定要远远超过自己。不要看对方十四岁未满,冥想的时间却肯定比自己多……

    殿前夜空里忽然响起一阵清鸣。

    夜风大乱,那两个半弧形的光罩上繁星的倒影也乱了起来。

    如果那是一池水,就像是有人往池子里扔了块石头。

    汶水剑与铁尺剑相遇后,第一次分开。

    然后再次相遇。

    瞬间,两剑相交数十次。

    那阵清鸣便是两剑相触的声音,因为太快,所以声音太密,竟给人没有中断的感觉。

    清鸣骤起骤止,夜风忽静。

    两道身影骤分,然后静立于地,依然如前,相距十余丈。

    唐三十六低头,望向地面。

    此时风静剑宁,那株野草早已重新挺直腰身。

    只是先前,那株野草在他靴畔,此时,却在他的靴前。

    唐三十六抬起头来,望向对面的七间,发现那个瘦弱少年还是站在原地。

    “了不起。”

    他说道:“我本以为自己怎么也比你多吃了两年饭,最不济也应该和你差不多,没想到却多退了半步。”

    七间看着他认真问道:“你要认输吗?”

    唐三十六觉得受到了极大的羞辱,说道:“你觉得我像那么无聊的人吗?”

    七间有些困惑,问道:“那为何你要说这番话。”

    唐三十六严肃说道:“我是在检讨……我以后真的不能再这么懒了。”

    陈长生在他身后说道:“确实不对。”

    七间诚恳说道:“你有此认识是极好的。”

    “但那是以后的事情,今天夜里我还是得先赢了你。”

    唐三十六衣衫微鼓,眼神微亮。

    七间神情微凛,静心而待。
-------------
择天记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