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2 天择第六十二章 谎言??真相!!!

天择 第六十二章 谎言??真相!!!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天择无弹窗天择全文阅读
    //b

    林封谨微笑了起来,他忍不住望了一眼旁边浑身上下都激动得微微发抖的林德,然后意味深长的道>

    “三枝弩箭,足够杀掉三个人,即便之后上弦再慢,那便并不重要了,至于.......准头问题,我从未在这一方面有任何的顾虑,真的,即便没有器魂,但我却坚信,这把弩弓从被制造出来以后,便一定会是百发百中,永不落空!”

    ***

    林封谨要的刀,在三天以后被老焦亲自送到了客栈当中,这把本来不应该存在本时空的廓尔喀弯刀,在空气当中锋芒毕露,刃口处森森的寒意似乎要直*到人的脸前一般,混入了方寸铁的锋刃上面有一丝一丝的云纹飘逸旋转,其威力据说是连鬼魂也无法抵挡!

    按照林封谨的要求,这把刀的鞘和刀身都被做得朴实无华,很不起眼,只是在刀柄上面镌刻着“王平”两个字。

    这个姓名却本来是属于狗王的,在他的心中整整藏了三十年,狗王本来打算自己洗白以后就恢复本名,以便死后也能够光宗耀祖,去见爹娘祖宗,只可惜他遇到了林封谨。

    而林封谨之所以要将这个名字刻在了刀柄上面,则是为了纪念。

    狗王活着的时候,叱咤风云,堪为一方豪雄,但一死之后,却几乎沦为野狗的食物!

    同为妖命者,林封谨当然会有兔死狐悲的感觉,但他没有办法扭转这局面,因为这局面就是他一手造成的,若他扭转,那么很可能被野狗拿来当做宵夜的,就是他自己,但心中的那种无奈和棋子的感觉,却是如此的强烈。

    因此林封谨能做的唯一一件事。便是将狗王的名字刻在了伴随自己的利器的柄上,甚至他在触摸着这个名字的时候,无由的会想到:若是有一天我死掉了,沦为了猎物,那么有人会将我的名字纪念一般的也镌刻在一个地方吗?

    这样的想法令林封谨感觉到了凄凉。

    十分强烈的凄凉。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再坚强的男人,心中也一定会有脆弱的地方。何况是林封谨这个尚未看破红尘的灰发少年

    所以他打消了今日离开襄樊的打算,而是长长的嘘出了一口气以后,极其渴切的想要出去逛逛,希望襄都当中那繁华无比的大街上的人气。可以冲淡自己心中的这种让人极不舒服的感觉。

    为此,他拒绝了林德的同行,让他继续研究那柄如获至宝的弩弓,一个人踏上了大街。

    但是,直到身处在人潮当中以后,林封谨才发觉,并不是人多就可以消解孤独的,目睹了旁人的欢声笑语,接踵摩肩。反而会令孤独的心境更加深刻。

    所以,有些茫然的林封谨便随着人潮的涌动,无意识的行进着,因为他的潜意识在追逐着热闹。所以也是不自觉的开始循着人流,往着最是繁华人多的地方走去。

    而整个襄都最繁华的地方,莫过于御街西四里处的广场上,就是深夜凌晨。一样也是人气旺盛。

    那个地方,人们往往称之为.......昭明山。

    围绕着襄樊城里面走了大半圈,林封谨的肚子也是有些饿了。这昭明山的繁华前面也提了,可以说是摩肩接踵,日夜不息,单是小摊贩卖的水饭摊子上面,就有爊肉.干脯.貛儿.野狐.肉脯.鶏肉等等好些下饭的菜肴。

    至于那些小吃,诸如旋煎羊.白肠.鲊脯.(火赞)冻鱼头.姜豉(枼刂)子.抹臓.红丝.批切羊头.辣醎菜.杏片.梅子姜.莴苣笋.芥辣瓜儿.细料馉饳儿.香糖果子等等,更是应有尽有。

    林封谨在路边的摊上要了一碗加料的馄饨,一面听旁边的花子头唱着莲花落,一面在暖暖的冬阳照耀下坐着将之吃完,顿时觉得浑身冒汗,他觉得阳光颇有些耀眼,略微一抬头,便见到了白晃晃的日头悬在了头顶。

    日正中天,便是一天里面阳气最盛的时候,也就是所谓的午时三刻,刽子手处斩犯人,便是以这个点来作为行刑的时间,

    林封谨此时依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并且因为心中的那股孤寂感觉也渐渐的散去,所以反而生出来了一种浮生偷得半日闲的意味在里头,因此渐渐的变得悠闲了起来。

    这种悠闲,直到林封谨迈着消食的步伐,经过了一个土台子的时候为止。

    因为林封谨此时面前已经挡住了一个人,他用一种温和而随意的语气对着林封谨道>

    “施主,可否结个善缘?”

    林封谨随意的“嗯”了一声,掏出了五文铜钱便递了过去,顺带扫了一眼面前的人。

    这时候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而且是相当的不对劲。

    一时间偏偏又说不出来这不对劲究竟在什么地方。

    结善缘那人却是微笑着不肯接铜钱,就这么站在了他的面前。

    这时候,绕是机变睿智若林封谨,也忍不住呆滞了十几秒,然后竟是生出了无法用语言表达此时心情的感觉!!

    那种极度荒谬,极度难以置信的感觉!!!

    这一瞬间,昭明山的人山人海仿佛在瞬间都被淡化,消去,只遗留下林封谨与这个人面对面的站立着!

    站在林封谨面前的人,穿着一身十分普通的褐色衣服,头上有着黑色的头巾。整个襄樊城当中,这样打扮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以说是过目即忘。

    冬日的风混合着阳光投射到林封谨的脸上,温暖而宁静。

    可是林封谨的心境,却是若台风过境一般汹涌澎湃!!!!

    他蹬蹬蹬的倒退了两三步,眼神就仿佛是见到了鬼一般,不顾身后被撞到的人的怒骂,呆滞了半晌才道>

    “你.......你!!”

    是的,林封谨此时已经回想了起来了那句话,那一句吞噬了几百人甚至包括狗王,非攻门弟子万奇等人性命的魔咒。那一句已经被证实为假话以至于要当成笑话来听的话!

    十一月初六午时三刻,昭明山夫子像,寻褐衣黑巾人

    十一月初六午时三刻,

    昭明山夫子像,

    寻褐衣黑巾人!!!!!

    “今天,似乎就是十一月初六.......这么好的太阳,恰好就是午时三刻。”

    “这里,应该就是昭明山夫子像.......我他妈什么时候走到这里来的??!!”

    “我面前的这个人,那他妈不是一句假话吗?我,我.......我是见鬼了吗?但这日头!有鬼敢在这个时候出来?”

    林封谨此时也毕竟经历了太多的冲击.......两世为人。身为妖星,遭逢鬼物,逆天换命,出生入死!所以很快也就恢复了过来,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

    “我......你.....”

    能言善辩,话锋若刀一般的林封谨,在这诡异无比的局面下,一时间居然都想不到怎么措辞。最后居然也只能顺着对方的话意向下说>

    “那这善缘是怎么结法?”

    褐衣黑巾的这人忽然道>

    “敢问施主从何处来?”

    这一句话本来普普通通,却是暗地里意味深长,立即令林封谨浑身上下都汗毛直竖了起来!他只觉得面前的这人的每一句话都仿佛是一把当头斩来的剑!直要拷问入他内心深处最为隐秘的地方!

    林封谨也只能佯作不知,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从河仓来。”

    褐衣黑巾的这人却是立即再问>

    “敢问施主从何处来?”

    这第二问虽然是一模一样。却是令林封谨汗流浃背,只觉得自己的所有隐秘都被窥破了一般,他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急切无比。似乎渴望着要将这问题回答出来似的,忽然灵光一闪,立即答道>

    “从来处来!”

    听到了这个回答。林封谨面前的这神秘的褐衣黑巾人忽然微笑了起来,仿佛是听到了标准答案那样欣慰,他忽然又道>

    “你是谁?”

    林封谨听了这个貌似简单,其实意味深长的问题,忍不住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神秘褐衣黑巾人的问题,每一句都仿佛大有深意,每一句都直刺他的秘密!他只能涩声道>

    “我乃河仓童生,粮商林家之子。”

    尽管林封谨刚刚答复,褐衣黑巾人却是继续追问一模一样的问题>

    “你是谁?”

    林封谨被他问得额头上面黄豆大小的汗珠一颗一颗的流淌了下来,忍不住不耐烦的顺口道>

    “我就是我!”

    褐衣黑巾人听了以后,微微颔首,一稽首后转身便走,林封谨急道>

    “你结的善缘呢?”

    这人一声长笑,便消失在了人群当中,依照林封谨此时的身手,居然完全追赶不上!更诡异的是,虽然两人面对面的交谈了这么久,但林封谨一回忆,居然发觉自己根本就记不清楚这人长什么样子!

    他的脸仿佛是空白的!只有身上那股宁静,深邃的气质,却是令人越回忆越觉得博大悠远。

    更诡异的是,在这朗朗乾坤,烈日照耀下,林封谨闭上眼睛一回忆他的面容,感觉到的竟然是一片黑暗!!一片若呆在了母体的胎盘当中的无尽深邃温柔的黑暗!

    整整在这拥挤的人潮当中呆站了接近半个时辰,林封谨这才深呼吸了两口,咽下了一口唾沫感觉好了很多,他只觉得自己虽然只说了寥寥几句话。可是嗓子居然干涩得厉害,几乎哑掉了一般,主要这刚刚的经历实在是过于匪夷所思了些!

    ---------仿佛鬼使神差那样,自己居然在这样的一个诡异的时间,诡异的地点,遇到了这么一个根本就不应该出现的人!这真正令人有一种在做梦的恍惚感觉。

    重新走了几步以后,林封谨要了一份加酸加辣的醒酒汤,一口气就喝了下去,虽然酸得龇牙咧嘴,辣得眼泪汪汪,但那种真实的刺激感觉令他真正的回过了神来,此时林封谨忽然觉得背心处有些疼痒,随手去挠了几下也就没有什么异状了。

    又在街头徜徉了一下午,林封谨终于将自己的心境收拾得平静了下来,毕竟面对这种事情,他发觉自己就算是担心怀疑也是毫无用处啊,只能默默的承受……..在摒弃了一系列的杂念以后,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得出了一个结论。

    是时候离开襄都了。

    眼下已经是十一月,距离腊月已经不远,若是要进入书院的话,那么就得在腊月之前找寻到一处书院,然后将自己的名字,籍贯,履历,学籍给报上去。

    当然,对于林封谨的童生身份来说,报名还是有机会被刷下来的,毕竟这个年龄段的童生已经称得上是大龄青年,毫无潜质可言。并且即便是通过了,也是开春才有可能进入到书院的外围读书成为外门弟子,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本科,xx培训班……否则就得等待下一年了。

    当然,这样的规矩对于那些惊才艳艳的家伙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天才存在的意义就是用来破例的,只是林封谨再怎么自大,也是无法厚着脸皮说自己在读书方面的天分可以用“惊才艳艳”或者类似的词语来进行修饰.....

    所以,是时候未雨绸缪一番了,想来各大书院对于外门弟子的考核,还是有一些法子可以想的,若是自己效率一些,那么赶回家过年也是来得及的。

    拿定了主意以后,林封谨又忽然想起了今日街头上背心处的疼痒,他本来就是谨慎的人,便立即裸了上身,叫林德过来看看腰间的那个位置,林德仔细查看,外带用力按揉了一番,确认没有任何问题。林封谨这时候才自嘲一笑,只道自己太过多疑。

    这件事林封谨回去一讲,林德也是啧啧称奇,此事李虎得知以后也上了心,他这个时候也有了一些人脉关系,便再次确认,当日景王弄出来的这三句话确实是诱饵,甚至有两句都是假的,只有一句是真话!

    林封谨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除了苦笑和叹气之外还能做什么呢?他虽然心中纳闷,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在京师里面跑前跑后的开始运作自己进书院的事情,不过局面并不如他想象的那样乐观…….(未完待续。。)

    //b

    第六十二章 谎言??真相!!!是 由会员手打,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i.
-------------
天择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