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包小说 酷书包小说大全2 黑铁之堡第五卷 第十八章 小人物的自私

黑铁之堡 第五卷 第十八章 小人物的自私

章节报错        字体 [ 默认   ]                                  
本章由 酷书包小说www.kushubao.com 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看最新小说就搜索—— 木鱼哥 ——更新最快,全文字首发】

    野狼城堡的最高处,除了那面蓝色的旗帜以外,又升起了一面红色的旗帜,红色的旗帜,是有重要消息与通告要发布的意思,在野狼山谷几公里的范围内,所有人都能看到那面红色的旗帜。

    张铁在当天傍晚的时候就知道了那个通告上的内容,在把潘多拉和那队已经有意和飞机兄弟会一起组队试炼的女生们送回野狼城堡的时候,张铁就看到了那张通告上的内同。

    相比起飞机兄弟会其他人的震惊,张铁却是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在野狼山谷内的所有人都在为黑炎城发生的事情议论纷纷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因为机缘巧合,引爆了黑炎城事件的始作俑者,正是张铁。这件事不仅在野狼山谷,就是在此刻的黑炎城,也是某个圈子内最热门的话题,那封引爆了黑炎城事件的神秘信件到底是谁寄出的,没有人能回答出这个问题,即便黑炎城官方用尽了全部力气,也没有让时间回流的能力,从而追溯一下到底是谁在黑炎城市民广场邮局附近的那个邮箱里寄出了那封神秘的信件,这件事成了一个谁都无法解开的谜团,一直到黑炎城事件爆发之后,所有人才知道,原来红巾盗当时就潜伏在离黑炎城不到150公里的一处隐秘之地,随时准备与纽穆恩商团里应外合在黑炎城制造劫难,一直到纽穆恩商团被黑炎城军方端掉以后,见事情暴露,已经事不可为,红巾盗才像一群饿狼一样,无奈的从他们的隐蔽的地方撤离。而当红巾盗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引发了兰斯城的灾难。而把太阳神朝卷进了与联盟的这潭浑水中。

    “神秘的示警者”这是张铁在黑炎城事件后获得的一个称号,有人说引爆黑炎城事件的“神秘的示警者”是红巾盗里面的叛徒,还有人说这个“神秘的示警者”是隐居在黑炎城的绝世高手,还有人说这位“神秘的示警者”是诺曼帝国北疆总督林长江元帅在诺曼帝国的政敌……总之什么猜测都有,唯独没有人能猜到,这个“神秘的示警者”只是黑炎城一所普通男中的一个惨绿少年,这个惨绿少年,现在正在野狼山谷进行着生存试炼,而且就在昨天,这个惨绿少年还差点坏了黑炎城内一干等着恢复药剂的权贵们的好事。

    有时候。那些一板一眼的,有着强大逻辑链条与种种可能性的传言还真像那么回事,而事实的真相却总是充满了戏剧性,因为这生活和这世道,说白了。其实是没有那么多道理和逻辑好讲的。就如同大灾变之前就出现饿那个著名的蝴蝶效应的理论所讲述的故事一样一个铁匠在路上掉了一根钉子,那个钉子伤了一只马蹄。受伤的马折了一位骑士。骑士输掉了一场战斗,那场战斗影响了一场战役,那场战役最终决定让一场战争的胜负,而那场战争,最终让一个国家灭亡。

    张铁也曾在学校的博物课上听过这个蝴蝶效应的理论,而一直到此刻。在了解了黑炎城事件的前后经过之后,张铁才恍然之间有了一种了悟原来自己无意识间竟然做了那根坏掉马蹄的钉子。在火车站与哈克那个已经挂掉的家伙的一次撞击,在后面竟然改变了这么多的事情。

    那颗钉子的确让事情的一些细节改变了,颠簸了一下。但诺曼帝国和太阳神朝却犹如滚滚而来的巨轮,以其巨大的惯性,仍旧不可阻挡的朝着安达曼联盟和黑炎城碾压过来,只是一丝巨轮滚动的余波传来,就在野狼山谷掀起了一股滔天巨浪。

    因为一毕业许多人都要服兵役,一旦服兵役就要直接面对着诺曼帝国和太阳神朝这两个庞然大物,有可能就要在战场上与这两个国家的军队相遇,所以野狼山谷内所有的试炼生们,在眺望着自己命运的时候,都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压力,面对着那不可知的未来,许多人都感到了一丝迷茫和恐惧。

    今天晚上,除了张铁,兄弟会每个人都玩命一样的在修炼着铁血神拳的那些基本功,一个个直到把自己折腾不动了才喘息着躺在草皮上。

    张铁原本还能坚持一会儿,但看到巴格达那个家伙一直咬牙切齿的盯着自己,一个卧虎桩把脑门上的青筋都练出来了,张铁只有先假装力竭的趴到在地,在张铁“放弃”后十多秒,已经坚持不住的巴格达也才松了一口气,结束了卧虎桩的修炼。对巴格达来说,如果不能保持住飞机兄弟会第一高手的地位,对他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天上的两个月亮一个是银色的玄月,一个是淡蓝色的满月,一大一小的挂在天空,月光如水,倾泻而下,把野狼山谷镀上了一层淡蓝色的美丽银辉,在这两个月亮的衬托,满天的星河显得格外的璀璨,龙爪树上有蝉在叫,周围的草丛里有蛐蛐在叫,更远处的山峰上,有悠长的狼嚎隐隐约约的传来,整个野狼山谷更显得静谧。

    大家静静躺着,看着天空,一直静静的呆了十多分钟,谁都没有说话。

    “如果将来我在战场上死了,你们还有谁活着的话,记得要把我的抚恤金一个子儿不少的交到我家里,这笔钱应该可以让我的那两个弟弟过得更好一点!”沙文静静的开了口,沙文这个家伙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会过于悲观。

    “你最好活着,要是你死了,我们只会把你的抚恤金拿去*,让你的那个混蛋老爸和两个混蛋兄弟见鬼去吧!”西斯塔骂了一句。

    “混蛋!”沙文轻轻的骂了一句,然后就笑了起来。

    “听说诺曼帝国北疆总督旗下的铁角军团和太神神朝的光辉之羽都由是一些战争狂人和疯子组成的军队,我们不会和他们对上吧……”道格有些忧虑的说道。

    “大家不要这么悲观,我们应该不会这么惨,一毕业就要和诺曼帝国与太阳神朝对上,对整个安达曼联盟来说,这两个国家都是超级大国。每一个的实力都比安达曼联盟强多了,正因为实力悬殊,安达曼联盟和这两个国家打起来的话有输无赢,所以这场仗估计才难得打起来,那些家财万贯的大人物们绝对比我们还要怕死,一场注定打不赢的战争,他们不敢去拿这场战争赌自己的身价性命的,两个实力相当的小孩有可能为了争一块糖果打起来,而一个壮汉和一个小孩却不会打起来,两个壮汉更不会和一个小孩同时打起来……”躺着的莱特说道。

    “嗯。我觉得莱特说的有道理,大家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巴利说道。

    “可就算这样,安达曼联盟的前途也不会光明,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历史上,城邦联盟最多的时候有七十多个。而现在则越来越少,所有的城邦联盟最后只有两条路。要么出现什么天才和强权人物把城邦联盟变成一个统一的国家。要么城邦联盟最后就是分崩离析,被周围的大势力吞并,安达曼联盟现在可没有什么天才和强大的领导人,诺曼帝国和太阳神朝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安达曼联盟变成一个统一的国家,所以,安达曼联盟和黑炎城最后的结局很有可能是被人吞并。而无论是诺曼帝国和太阳神朝,对新吞并的地区,最少几十年内,实行的都是高压统治。这次的事情如果不能和平解决的话,大家就算不死在战场上,后面的日子也不好过……”沙文继续悲观的说道。

    沙文的话让所有人再次沉默了起来,没有人反驳,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沙文说的是事实,这个事实才是最沉重,也是最无法抗拒的。

    “这么说,这次的事情,就算不把大家推上战场上做炮灰,我们所有人以后都要做亡国奴,嗯,虽然安达曼联盟和黑炎城还不算国家,不过意思也差不多!”西斯塔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次的事,我举得……最后,应该会和平解决吧!”巴利有些不自信的弱弱的说道。

    “可我总觉得不对啊,安达曼联盟和太阳神朝与诺曼帝国之间平静了半个多世纪了,为什么现在这两个国家却像越好似地一起对我们发难呢?”有些憨憨的道格这话却问出了关键。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道格的话,张铁脑袋里却想起那些在树上忙着储备松果过冬的小松鼠来。

    “不管这背后有什么原因,与我们有关的话迟早我们会知道,*心这些问题干什么……”巴格达沉声说道,“如何提高自己的实力,这是唯一需要我们*心的事情,这个时代的法则,没有实力的人就没有自由,只有有实力的人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如果我们现在都把铁血神拳练成了,大家还会担心这么多无聊的问题吗?”

    “大头,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担心吗……”躺在地上的巴利偏过脑袋来问了张铁一句。

    “我觉大家说的都对,可说实话,黑炎城和安达曼联盟的未来是什么样我并不是太关心,也许是我身为华族的原因吧,华族只是安达曼联盟和黑炎城内非主流的少数族裔,无力为联盟和黑炎城的命运承担更多的责任,我们家里已经为安达曼联盟和黑炎城献出过一条生命了,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家里再有人为了黑炎城和安达曼联盟再做什么牺牲,我也不会再去做什么牺牲,我的人生没有多少追求,只要身边的人过得好,只要有钱,只要有女人就够了……”看着那美丽的星空,张铁笑了笑,黑炎城与安达曼联盟的事情,的确给了他很大冲击,张铁发现,就算自己机缘巧合之下改变了一点什么,但最后的结果依旧是什么都没改变,至少自己身边人的命运没有任何的改变。这就是小人物的无力与无奈。

    巴格达的话是对的,与其期望这个世界会变得像自己想象的那样,不如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自己强大,才是真的强大,其他一切都是扯蛋,而自己想要强大。最大的底牌就是黑铁之堡和那颗小树。

    张铁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自私的人,但黑铁之堡和那颗小树有时候却又给张铁一种自己很自私的感觉,如果这个时代就是一个滚滚向前的巨轮的话,张铁觉得所有人都被这个巨轮在撵着*汗流浃背的拼命往前飞奔,而只有自己,可以从容的跳出巨轮前进的那条路轨,专注于自己的那个小天地中,那个小天地也是一个轮子,一个只属于张铁的轮子,现在还很小很小。张铁一个人推着它向前跑着,滚得很开心,这个轮子虽然还很小,但它的速度却很快,它带着张铁。用比这个时代之轮更快捷的速度冲向远方,把一干人甩到了身后。这样的感觉让张铁觉得自己有点没心没肺的。在别人为黑炎城和安达曼联盟的前途忧心忡忡,在担忧着战争是否来临的时候,自己却在想着明天该往黑铁之堡里捣腾多少篓矿石,好让黑铁之堡的基本能量储备快速增加起来,在所有人都在为将来自己是否会做占领区的三等人而忧愁的时候,张铁却在想着试炼完成后割包皮的事。妈的,在一堆牲口中做处男的感觉真的很不爽啊,而且老实说,张铁真不觉得安达曼联盟和黑炎城的命运比自己割包皮这件事要重要!自私吗。如果这就是自私的话那就算是自私吧。谁他妈的规定了安达曼联盟和黑炎城的未来比老子的未来更重要呢?谁他妈的规定了那些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们的“性福”就一定比老子的“性福”更值钱呢。谁他妈的规定了作为一个小人物就一定要跟着那些大人物一起同苦不共甘呢?*,自己能做的已经做了,老子现在就是优哉游哉的怎么了!

    现在的情况,对张铁来说,这就像外面已经是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天寒地冻,许多人都在光着上身在野外拼命奔跑,与后面的暴风雪在比速度,而自己却坐在火车上吃着火锅,吭哧吭哧的就把一干人甩到了后面。这就是黑铁之堡和那颗小树带给张铁的另外一种选择,如果没有那颗小树和黑铁之堡,张铁现在也是在外面光着膀子拼命奔跑中的一员,而那颗小树和黑铁之堡,却让张铁有了在这个时候坐火车吃火锅的另外一种选择,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选择干嘛不要呢!有病吗?

    ……

    今天轮到张铁上半夜放哨值守,张铁窝在一个小树窝里,一边观察和倾听着周围的动静,一边在脑子里把那个算盘观想出来,安静的练习着诛心神算,从1到1000,张铁顺着做一遍加法,再逆着做一遍减法,然后是任意的两位数与两位数,两位数三位数,两位数与四位数的乘法,最后再逆着过来做一遍除法,各种颠来倒去,这些日子,张铁并没有放松诛心神算的修炼,就在这种看似无聊的训练中,张铁的诛心神算的水平也在稳步的提高着,现在三位数以内的加减法和两位数以内的乘除法,对张铁来说,甚至已经到了看一眼就能知道答案的地步。而就在他这种看似枯燥却自得其乐的训练中,他识海中的精神力,也在缓慢的,一丝丝的增加着,张铁现在的精神力,比起他刚来试练时,已经增加了差不多百分之二。

    一直到下半夜巴利来换班,张铁才重新爬回到自己睡觉的树洞之中,每次看着张铁这个家伙守夜时精神抖擞的样子,巴利都有些郁闷,别人守夜都很耗精神,怎么这个家伙守夜却越守越精神呢,难道这个家伙真的是夜猫子吗?

    刚刚练习完诛心神算的张铁在躺下之后并没有马上睡着,而是悄悄在脑海里将精神力注入了那颗魂劫果,然后身体躺着,人却进入到另外一个虚拟的世界之中……

    ……

    黄昏,山谷,小路,草地,狼扑出,张铁挥舞着匕首迎上……

    几分钟后,三只狼又一次变成了尸体,张铁则看着自己手上的一道被狼牙划过的伤口,摇了摇头……

    轰……

    一切变成光点。

    ……

    一分钟后,当张铁再次往无漏果中注入精神力把那颗无漏果激活的时候,张铁又一头扎了进去。

    同样的黄昏,山谷,小路,草地……

    这一次,张铁换了个“玩法”,在狼还没有冲出草地的时候,他就主动冲进草地里,挥舞着匕首与狼战了起来,事实证明,那块草地对人的活动的*能力,要远远大于狼,狼在草地中要更有优势,冲入草地与狼战斗的结果,就是张铁又感受了一次死亡的恐惧与痛苦……

    ……

    张铁又出来了,一分钟后,魂劫果再次被激活,张铁又冲了进去……

    再次的出来吗,再次进去,再次的搏杀,再次的出来,如此往复,直到精神力差不多耗尽,无法再次激活那颗魂劫果的时候,张铁才睡去。

    ……

    飞机兄弟会的人永远都不可能知道,这个睡在他们的身边的家伙,在守完夜睡觉之前的短短半个小时内,在另外一个神秘的只存在于张铁脑中的神秘时空之内,已经与三头狼经历了八次的生死搏杀,就在这样的搏杀中,张铁身上受伤的机会正越来越少,那三只狼正死得越来越快……

    张铁睡去之前脑子里最后的一个想法是也许明天自己可以试试再跳一次那个噬金蟒的洞,看看会有什么感觉……(未完待续……)

    </div>

    【木鱼哥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按 回车键 回到目录页,并使用 分享按钮 分享到微博和空间,举手之劳,分享越多更新更给力!】

    
-------------
黑铁之堡手机阅读
-------------

-------------
推荐阅读: 玄界之门 【忘语 小说里看大千世界!据说比凡人修仙传更经典的一本书。】
-------------